头条资讯网

我们
只是即时资讯的搬运工
头条资讯网-国内外时事,奇事,新鲜事

专访美克家居操纵门举报人杨震:向证监会补材料 否认醉酒吹牛说 今日资讯

更新时间:2022-01-13 06:14:09点击:

近日,一份“杨震博士实名举报许亚飞团队涉嫌美克家居操纵事件及对社保基金行贿门***发布会通稿”的文件在市场流传。举报内容包括,许亚飞团队多年来操纵多只股票,并于近期收取美克家居保证金,目前已经控盘超10%。在操盘中,许亚飞团队还对全国社保基金及华夏人寿保险公司在内的个别基金经理进行行贿,邀请其进行锁仓。

对此,上市公司美克家居进行了否认,称网上文章内容纯属主观臆造,公司从未参与过股票操纵。

6月1日,此次涉案的两个当事人杨震和许亚飞均进行了回应。许亚飞公开称,自己在此事之间只扮演了一个掮客的身份,赚了一点中介费。而杨震本人是贼喊捉贼,最开始是杨震找自己做股票配资业务。而且杨震所举报的涉嫌美克家居股票操纵系自己酒醉后吹牛所说。

杨震本人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面访,对相应的事件进行了回复。杨震表示自己于5月24号去证监会递交了材料,31号再次补充材料。“我已经用六个月时间准备了充分的线索和证据链条。”

就许亚飞本人所说的酒醉之言,杨震表示,自己平时不喝酒,5月15日上午10:00至11:30的90分钟内,自己与委托律师与许亚飞及黄姓合伙人交涉,彼时许亚飞亲口自曝的内容;交涉结束后并没有留他们吃饭。

新京报贝壳财经:和许亚飞之间的联系是怎么开始的?

杨震:事实是,我和许亚飞产生债权债务关系,他欠我4000万元。

网上对我俩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甚至对我个人的传言很多,但那是民事的行为,与本案无关,根本不在我的关注范围内,美克家居也不在我的关注范围内。

我只关注两件事,第一,许亚飞涉嫌操纵美克家居股票;第二,许亚飞团队向社保基金及保险公司相关人员行贿数千万元,拿社保基金的钱接盘坐庄。

新京报贝壳财经:许亚飞公开称操纵美克家居是自己酒醉吹牛之言,且表示你才是背后坐庄的,对此你如何看待?

杨震:谎言永远谎言。我们之间是一个正式的交谈,5月15日上午10:00-11:30,他和一位黄姓合伙人在我的办公室与我及律师进行交涉,在这90分钟里,这些话都是他本人亲口说的。

上午10点,我去喝什么酒?自曝那段时间里是不存在喝酒的时间,而且我杨震平时就不喝酒。

一般民事案件都需要讲证据,但针对“坐庄”案件,遵循的是反侦察反稽查的行业标准。因此举报完之后,我有对证据保密的义务。我现在有一点小小担心,我在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可能会将我的一些证据提出来,向社会进行披露。其实最好的方法是许亚飞去举报我,让中国证监会来对我进行稽查。中国证监会举报中心的大门是向所有公民敞开的。

新京报贝壳财经:为什么要借助媒体引起关注?

杨震:我曾在中国证监会任协调处副处长,专门负责全国50万元以上案件的证人证言等相关的抽查材料和线索,随后打好包移交公安。

根据我的职业判断,90分钟里他给我说的内容只是冰山一角。我已经用六个月时间准备了充分的线索和证据链条。现在这些证据没法说,将来查完的话,公安机关也许会把这个案件公开的。

这也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他们只敢对我污名化,不敢说“我没干”的根本原因。

我跟我的律师5月下旬到中国证监会信访举报中心进行实名举报。如果是普普通通的一个案件,仅涉嫌操纵的话,中国证监会会有规定动作进行操作。但是当国家财产受到重特大损失之时,可以借助媒体推动。

他月底就要把这个钱从社保基金拿走了,我怕时间来不及。举报内容或可以阻止对社保基金实施的特重大侵害,因为这个原因,我等不及常规的流程。

我再次强调,对所有实名举报内容,个人愿意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新京报贝壳财经:目前进入到哪个程序了?

杨震:我跟证监会实名举报完以后,为确保该案能够得到积极审慎的立案、处理,我跟我的律师向法学专家进行了咨询论证,包含北京大学陈兴良教授,人民大学刘明祥教授,中国政法大学赵旭东教授,还有人大的龙翼飞教授,北大的刘凯湘教授、人大的时延安教授。

截至目前,相关法律咨询意见书已送交。我是(5月)24号去证监会递交的材料,(5月)31号去补充材料。

新京报贝壳财经:后期还和许亚飞有联系过吗?

杨震:没有。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我只跟媒体、跟相关部门联系。此事件若有新的线索和进展,我依然会及时进行信息披露,准确的说,手里材料多着呢。

新京报贝壳财经:怎么解释操纵美克家居股价的变动?

杨震:股价拉升多少叫拉升,4毛钱够不够?我告诉你,4毛就是10%,对他们来说,这种小拉升就很厉害,10个亿资金,拉一波上去出点,三波下来全部出来了。美克家居股价从四块多拉到了六块多,只要能出货50%,大概五亿就到手了。

新京报贝壳财经:从四块多到六块多之间是股价操纵期?

杨震:这都不是我关注的。为啥?太多了,这么大一个市场,我以前一年都要移交好几百个案件,我只关注一条,有没有涉嫌操纵股价?社保基金坐庄接不接盘?这是特重大恶性案件。

新京报贝壳财经:现在是自由职业?

杨震:在这件事情,我是个人。我是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曾担任中国社科基金项目主持人;2004年财政部科研所经济学博士后,2006年人民大学民商法的博士后,读了六年。

我本人有十几个公司,但此事和公司无关。我现在有一个律师团队,人数比较多,大家从各个领域各个角度进行把关,所以我做任何一件事情都非常谨慎,我为我说的每一个字负责。

我现在就一句话今日资讯,将来自有证监会监管、公安部侦查来进行进一步的工作。当前大数据环境下,任何违法细节、真相都可以被还原,所有隐匿掩盖的行为终究留下痕迹。

以下附许亚飞的公开回应:

证监会前官员杨震博士操纵股票反诬资金中介——关于杨震在网络上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的声明

1.资金中介许亚飞

我叫许亚飞,是一名北漂,这些年来,一直在北京从事资金中介业务。杨震博士说我是犯罪团伙的实际控制人,我名下无任何公司股权,无任何房产,只是因为认识的人多,经常有资金需求方来找我,收取中介费来谋取生活。

2.贼喊捉贼

我是在2020年3月份通过朋友的介绍认识的杨震博士。杨震当时因为股票配资业务联系我,说他们要做一个重组的股票,希望放大杠杆多搞钱,但是该股票不是融资融券标的物,正规的渠道做不到。

他说他希望能够用9000万的资金配资融到4个亿左右来做庄某只重组股票,问我能不能做到。按照配资行业的通行规矩,一般单只股票可以做到1比3,我问了一下周围认识的朋友,他们都认为单只股票持仓不能太多,于是我们这边联系的客户只做了三分之一,也就是杨震博士和我联系的资金方签了合同,杨震出资3000万元,我这边联系的资金方出资9000万元,当然,最终杨震只汇款给我联系的资金方2400万元,剩下的600万元,一直没有到位。

当时,这个事情,杨震博士找了配资圈的很多人。我们最后通过配资圈的人了解到,杨震的幕后老板一共打出9000万的保证金给杨震,但是杨震实际只打给出资方6400万。由于杨震将幕后老板的资金中的2600万,据为己用,无法平账,担心事情败露,为了掩盖他的资金漏洞,就设局诬告陷害我,让我来背着个锅。

关于杨震操纵坐庄xx科技的股票,我会亲自到证监会实名举报。

我和他一直沟通很好。一直到上个月,还在一起吃饭喝酒。因为我没有防备,喝多了酒又爱吹牛,我为了做业务方便,会经常拿一些上市公司说事,这在圈子里也是默认的事实,也是为了招揽更多的业务。他这次就是想诬陷我和上市公司,造成巨大的恶劣影响。(我有他出资以及所有操纵股价的交易记录)。

3.我的申明

我在此事中间,只扮演了一个掮客的身份,也就赚了一点点中介费。至于杨震说我威胁他的家人,我来澄清下:当我知道他在网络上中伤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和他联系,他直接拉黑我的***,我在万分着急的情况下,通过他身份证上的地址找到了他家。专访美克家居操纵门举报人杨震:向证监会补材料 否认醉酒吹牛说 今日资讯(图1)他不住在那里,只有他妹妹和妹夫住那,我很诚恳的说,让他妹妹通知他马上联系我,前后不过3分钟。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胡萌 编辑 陈莉 校对 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