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资讯网

我们
只是即时资讯的搬运工
头条资讯网-国内外时事,奇事,新鲜事

流水账1月8-9日|日常 资讯热点

更新时间:2022-01-13 12:14:10点击:

1月8日 晨起,看到朋友圈一则关于截屏,不知真假,像段子,但今天这个时代,什么荒唐都有可能发生:一位少年回家,小区封了,进不去,去奶奶家,也封了进不去。回家,警察和保安不让进,即使传出妈妈微信里传来的户口本也没有用,于是他在雪地里咆哮:我还没满14岁,砍人不违法......保安和警察愣住了,他用鲁莽的方式私自闯进了他本可以自由出入的家门。少年冲冠一怒,成人等死而悲,皆是世相。这是什么样的世界?鲁迅说:“(拜伦)重独立而爱自由,苟奴隶立其前,必哀悲而疾视,哀悲所以哀其不幸,疾视所以怒其不争……”早上发现,《长安十日》又删了。这样操作,还没见过。中午问候石男,他倒是跟我抱歉跟我约的《母亲与酒》还没发,其实用不着道歉,我秋天写的一篇,快春天了,自己公号还没顾上发呢。石男跟我约篇过年文章,我答应了。今天是周公生日。大家在群里又干起仗来了。我的老长官曾经写过一篇长文,当年因为我脱口而出的一句孔子的话,老长官严厉地批评了我,我后来觉得老长官批评得对。所以,今天我针对争论,先在群里,随即在票圈写了几句:“胡锡进有句话是对的,复杂中国。中国社会对于历史和现实的认知,基于个人利益见识,对历史尤其是人物的评价,充满了矛盾,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即可,说服必须建立在日常沟通交流基础上,微信微博几句,是很难说服人的。强求一致,容易党同伐异。我们今天的悲剧命运,其实就是党同伐异的一个结果资讯热点。民主因异质而存在。如果不喜欢不接受,表达完自己的立场,态度,即可。说服人是极其可怕的使命,这点我年轻时也傻逼过,现在我只说服亲朋好友,这是自己的道德责任。其余,老眼昏花时,只见可意人。”后来复旦邓建国老师由我引发的话题写了一长段,经他同意我截屏转了,并提取了部分文字:孔子说“能与人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能与之言而与之言,失言”。“我”所做的不过是常常在做识人和识言的工作而已。对不能与之言者,“我”连开口说话的兴趣都没有;即使是对能与之言者,“我”也并不着意去说服,而是show, not tell,即去展现一个对方可能忽略的事实或可能性,而不是将“我”的立场硬塞给你或为“我”自己的某个立场辩护,其余的完全在于与言者自己。这不是一方对一方的说服,而是双方一致同意进行的研讨。如果你将“我”的这种展现行为解读为“我有硬要说服你动机”,因此产生厌恶,这时在“我”看来,你已经成为“不能与之言者”了。此时,“我”就只能陷入沉默并离场。我认同邓老师的观点。
“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 今天据说是东坡生日。东坡流放海南,我们常州(江阴人)有人骑驴两个月去海南看他。他留给海南的最后一首诗,如此达观。东坡不恨,哪怕流放天涯,他都能活得自在开心。至少我得学东坡。整理完公号流水账,上午正要出门,看正在写流水账的太座一边写一边嗑瓜子,我忍不住了句:别吃瓜子了。闺女都劝你不要吃瓜子了,会发胖。太座回了一句:胖了怕什么,可以改门框。人生的乐趣就是不受限制。再说了,我又能胖到哪去呢?我只好说:得,你有理,常有理。太座回:这叫自信。你结婚时骨瘦如柴,我一直鼓励你尽管吃,胖了咱们就改门框,出门不是问题。要不是我纵容你大吃大喝,你怎么会长得这么富态。太在意别人的美丑定论不要累死呀。自我管理我有自己的标准。你就琢磨怎么换灯泡,浇花做饭,说话不被我噎吧,哈哈!得,我闭嘴。我胖,其实是刚结婚那会我做饭,舍不得浪费,剩饭剩菜全进了我肚子打下的底子。太座接着磕瓜子,我锁门出去打秋风。(【老夫老妻】之十七)今天查地图,知道去往牡丹园有了更快的地铁,从草桥换乘19号线,目前只开通3站,牛街、积水潭、和牡丹园。人也很少,大概还都不了解吧。路上读书。建新兄看我票圈有写“老眼昏花时,只见可意人”,笑说张松兄已潜抵北京,算不算可意人,我即联系张松兄,他晚上已有安排,遂约一起。到目的地,发现师兄订的不是今天,而是22号!我晕。接着发现随身带的签字笔丢了。正好餐厅的经理跟师兄熟,厚颜讨了枝签字笔——我喜欢在书上涂抹。回程,在地铁出闸后的平台上,意外发现自己的笔还躺在地上,捡起来,大约是被人踩过,现在的人都豪阔,笔也不捡。当然我的笔很便宜,却好用,是小米的签字笔,一块钱一枝。坐地铁回,路上继续读书。偶尔在群里跟复生说了句,复生问我吃饭没,没有,一点多,他和一朋友做纪录片的子君过来,我带了瓶浮笙一起去吃臭鳜鱼,他们觉得这家的臭鳜鱼好,我太座也觉得好。喝酒聊天,就视频事,复生给了我一些建议,包括他建议我要多跟年起人交往,也委婉地提到我跟年轻人谈话时带着“爹味”——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这让我反省,我其实平常是比较注意平权的。一瓶白酒后,又喝了点啤酒。下午回家,眯了半小时。出门。路上读到一个叫孙毅安的人写文章,抨击底层的恶。我觉得不只是底层的恶,是人性的恶。关键是激发和利用了人性的恶的人。真正的恶,从不会因为你倚老卖老的呵斥儿收手——今天中午跟年轻人学到的一个词,爹味。晚上张松兄和他的朋友在世纪金源吃日式烧烤。我意外遇见了唐老师和她公子,他们正要回家。张松兄的朋友陈总和崔总——崔总喝过一次酒,也是张松兄来京。陈总带了两瓶茅台,还有半瓶30年精品茅台,菜很好,酒也好,聊天也好,最后还来了啤酒。结果我自然喝多了。崔总和张松兄绕道送我回家。据说我到家又说酒话了,太座她们很讨厌我了。 流水账1月8-9日|日常 资讯热点(图1)

 1月9日 早上起来,窗外天色阴沉。太座脸色比天色还阴沉,干自己的活,不发一言。我知道肯定是为昨晚我喝多了而生气。但昨晚我知道自己喝多了,匆匆洗漱就躲书房躺着去了。我坐在电脑后,看着厨房客厅来回走动干活的太座,小心翼翼陪着笑脸,跟她搭话,试图缓和气氛。太座去阳台,给花浇水,我说别给瓜秧浇水了,会涝死的。我农民出身,这方面经验比太座好。“本来不想搭理你,不跟你说话的,早饭也不想给你做的。”太座看我低眉顺眼装可怜的样,终于回应了,冷暴力还是挺有威胁的。“我昨天喝多了,还是很自觉吧,回来就主动去书房躺下了。”我小心翼翼陪着笑脸,近乎谄媚地说。“哼,你还记得你昨晚喝完酒回来说的话么?”太座冷着脸问。“我昨晚说了啥?我只记得一回家就很自觉洗漱完去书房了。”我有些委屈,确实记不得我说的话了,“我到底说了什么?说错了我改嘛。”“哼,”太座欲言又止,“算了,不跟你说了,你自己想吧。喝成这样,你让闺女怎么看你!”“好朋友从外地来,陪着喝点酒,主要呢,还是前两天喝多了,没缓过来,中午又喝了点。大多数情况我还好吧。尤其喝多了我还算有自知之明。”我婉转为自己辩护。太座脸色缓和了下来,走去厨房:“萝卜丝馅团子在哪?”“冰柜里。”我赶紧起来,打开冰柜,找出萝卜丝馅团子,送进厨房,“我吃三个。”冷战终于结束。喝酒就是原罪,别说醉了,前天我找不到钥匙,就被责怪喝多了丢三落四,其实是太座把我的钥匙装进了她包里。但,太座永远是对的。吃完三个萝卜丝肉馅团子,一肚子乡愁。自己家的萝卜丝肉馅团子,一定是天底下最好的。整理公号流水账。忙完,带着书匆匆出门,出门的时候,飘起了雪花,最后也没下。路上读书。不过,花了漫长时间坐地铁,还下错站了,提前一站下了,只好叫辆出租车,多花了15大毛。L来京公干,今天走,中午请一些老朋友一坐,无非老朋友联络,更主要是介绍今天治所发展的情况,请各路朋友多支持,这不,今天饭桌上,至少两位P和Q公开表态觉得有对接合作的机会。列席者还有Z,好久不见了,他说每次看我写故乡的文章,总是会回忆起小时候的事;D,吃饭时才知道他夫人和学兵是同班同学,傍晚学兵恰好给我打了个长***,他还惊讶于我们怎么认识;L的同学S,晚上苏平说他很熟;Q很久没见了,今天见到,他送了本自己翻译的书给我,他和我喝酒时提醒我注意;还有几位朋友。友人也带了我的《故园归梦长》给每一位参加者。流水账1月8-9日|日常 资讯热点(图2)
今天菜很丰盛。第一次听说金坛的咸猪蹄好吃,是2021年10月30日在常州听家在金坛的袁医生说的。今天中午在北京吃到了,真的很好,佐酒下饭,俱是上品。我今天最爱此菜,厚颜无耻吃了好几块,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我后来建议北京的常州宾馆,要是能进点咸猪蹄,一定会抢手的。王媛立马说好的。而袁医生说给我寄点她爸弄的,我笑着谢了,可以回常州吃。饭后又聊了一会天。我还是因为昨晚的酒,颇感疲惫。友人送我回家路上小眯了一会。到家,本想睡一会,但躺下又睡不着了,只好起来。看***,天津又出现了许多感染病例。而涉奥车辆,则成了暖宝宝。天津会比西安更好么?虽然常州抢购成了笑话,我却一点不觉得可笑,甚至庆幸家里还有几亩薄田起来了。昨晚跟沪上张松兄等喝 酒(我中午就喝了白酒啤酒),结果喝得我今天写日课大楷时都集中不起精力来,好在小楷写汲黯传,倒是心定气闲从容了。流水账1月8-9日|日常 资讯热点(图3)流水账1月8-9日|日常 资讯热点(图4)流水账1月8-9日|日常 资讯热点(图5)接着小楷录了范仲淹《江上渔者》:“江上往来人, 但爱鲈鱼美。君看一叶舟, 出没风波里。”偶尔读到S先生写的一首诗,比痛斥底层的恶的文,好了不知多少。昨天那文,虽然刷屏了,但我觉得真不咋样。这首诗,才是真正的好。后来李筠告诉我,才知道S是人大学兄。太座姑娘回来,将她们带回的剩饭热了下,当晚餐。太座提起明天腊八,于是找出旧文腊八,江南故乡的咸粥|原乡,贴了公号,晚上发出。晚上开始写回望2021码字生涯,写了篇《文成笔端,辞必己出》,2500余字。明天再过一下。今天颇感疲惫,尤其脖子,写完歇了会。接着读《到芬兰车站》。故乡友人转煮酒读书群一篇烧宝的文章,她觉得写得不错,但迅速遭到了群友的批评,认为这篇是洗地稿,属于洗得比较高级一点的稿子,我仔细读了一下,确实。其实核心还是医生这个职业的伦理责任,当与所谓上级命令冲突的时候,应该依据什么来决定,是命令,还是职业精神。我后来截屏发了去年医师节时我写的内容,其实,我特别想推荐医师们能认真读读《纳粹医生》,里边有关于医生的伦理责任和专业能力最沉痛的省思。继续读书。“哲学在世俗世界中的地位,正如手淫在性爱中的地位一样。” 卡尔•马克思写道。“***发我”,深圳市卫健委回应优先安排孕妇住院,认为这是服务型政府应该做的。晚上这条消息刷屏。大家都在夸深圳做得好。相比西安,当然算好了。但是,这样涉及人道灾难的问题,本来就不应该出现的,本来就是你设计出来的问题。出现这种情况本来就不正常,有什么可夸耀拔高的?去年到今年,看来看去,也就上海南京常州好一些,成都本来也算不错,非要造出个时空伴随来。甚至去年的武汉,看起来都还算不错了。深圳在非疫区的情况下,孕妇还要卫健委加塞开后门才能入院,简直了。继续读书。流水账1月8-9日|日常 资讯热点(图6)【鲁迅说,“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喝茶请点下面小程序:】
流水账1月8-9日|日常 资讯热点(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