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资讯网

我们
只是即时资讯的搬运工
头条资讯网-国内外时事,奇事,新鲜事

百年瞬间丨邓小平率团出席联合国大会特别会议这场有“火药味”的会议,何以成为中共党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 资讯热点

更新时间:2021-10-13 14:13:18点击:

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历程是一部艰险与传奇共生、苦难与辉煌迭出的奋斗史。回顾百年党史不难发现,每当党的事业遭遇重大挫折,革命形势险象环生之时,总有一批坚定党的理想与信仰的共产党人挺身而出,演绎出一幕幕“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的传奇故事。

来源:​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

遵义会议就是党的发展史上一个重大历史事件。1935年1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在贵州北部小镇遵义召开了一次政治局扩大会议,史称遵义会议。这次会议虽然只有短短三天,但却解决了具有决定意义的军事问题和组织问题,一改长征初期工农红军濒临绝境的极端不利局面,为红军继续长征直至取得最后胜利赢得了转机,也为中国革命迎来了新生,是党的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也是党在百年发展史中一个于危难之际绝处逢生、化危机为传奇的典范。

百年瞬间丨邓小平率团出席联合国大会特别会议

“山穷水尽疑无路”资讯热点:中国革命遭遇艰难时刻

△周恩来抱病欢送以邓小平为团长的中国代表团

遵义会议召开之前,中国革命深陷前所未有的艰难处境。

中国共产党百年瞬间

一是由于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工农红军被迫放弃经营多年的农村革命根据地。1933年9月,国民党调集百万兵力对中央革命根据地展开第五次“围剿”,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中共临时中央负责人博古和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排斥历次反“围剿”实践中积累的成功经验,执行冒险主义军事路线,指挥红军仓促应战。由于战略方针和作战策略等一再失误,中央革命根据地广大军民同敌军苦战一年之久,未能扭转被动局面,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临时中央被迫决定于1934年10月开始实行战略转移,中国革命史上著名的长征由此开始。

二是长征初期红军损失惨重,面临灭顶之灾。据史料记载,在长征正式开始之前,临时中央的主要领导者既没有进行周密的战略部署,也没有实行充分的政治动员,几万红军将士一路向西突围,企图与远在湖南西部的红二、六军团会师。但是由于被蒋介石识破行动方向,红军主力遭遇国民党优势兵力的围追堵截,突围步伐异常艰难。此时的临时中央领导人仍拒绝调整战略目标,坚持向湘西进发的方向不变,而前进道路上蒋介石已集结重兵,意欲将中央红军一网打尽,如红军执意西进,将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在此背景下,广大干部和战士对革命前途产生迷茫,同时对“左”倾路线的错误军事指挥的失望与不满情绪也达到了顶点。

1974年4月6日,邓小平率中国代表团前往美国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第六届特别会议,这是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后首次派高级代表团出席。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周恩来总理抱病前往机场,和4000余名首都各界群众一起,举行隆重的欢送仪式。

中央***纪录电影制片厂纪录片《邓小平副总理率我国代表团出席联大特别会议》:热烈欢送我国出席联大特别会议代表团!第三世界团结起来!全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百年瞬间丨邓小平率团出席联合国大会特别会议

“柳暗花明又一村”:化危为机的关键一招

中国革命路在何方?如何突破“山穷水尽疑无路”的困局?这是1934年下半年中国共产党人急需解答的时代之问。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一部分党和红军领导人,从中国革命的大局出发,同“左”倾错误路线展开了激烈斗争。

△出席联合国大会第六届特别会议的中国代表团

这次会议是应广大发展中国家要求,为研究原料和发展问题而召开的。当时,发展中国家“一吨钨矿砂只能换一两件连衣裙,一桶石油只能换几瓶可口可乐”,国际经济生活中种种不公正现象,使各国迫切要求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邓小平代表中国政府,站在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角度提出多项具体建议。

前外交部翻译室主任施燕华:邓小平这个人长得个子虽然矮,但是人很挺,就像个将军一样。我的一个感觉,就是他从外面一进来,马上气场就变了,就感觉大家对他非常肃然起敬的感觉。

1934年12月中下旬,中共中央在不到三周的时间内,利用紧张的战争间隙先后召开了三次政治局会议,为遵义会议的胜利召开奠定了基础。1934年12月12日召开的通道会议上,毛泽东根据敌我双方军事态势,明确提出不去湘西、改为向贵州进军的建议,但是这个合理化建议被红军主要指挥员博古和李德断然否决;1934年12月18日召开的黎平会议上,毛泽东再次提议更改行军计划,经过激烈辩论,终获与会大多数同志赞同;1934年12月31日召开的猴场会议采纳了毛泽东的建议,决定在贵州四川边界建立新根据地,并加强政治局对军委的领导。经过三次会议的反复斗争,毛泽东的正确主张得到了中央大多数同志的初步认可,使得红军迅速调整进攻方向,摆脱了国民党“追剿军”并顺利进入贵州,为不久后在遵义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彻底解决“左”倾路线的错误领导奠定了思想基础。

1935年1月15日-17日,中共中央在遵义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遵义会议与党史中其他历次会议有一个很大的不同之处,就是这次会议出现了三个报告,即博古(临时中央负责人)作的“主报告”、周恩来作的“副报告”和张闻天作的“反报告”。博古在其“主报告”中,将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原因主要归结为敌我力量悬殊太大等客观因素。周恩来以三人军事小组成员之一的身份,在其“副报告”中坦诚检讨了自己在军事指挥上应负的领导责任,并作了诚恳的自我批评。而张闻天的“反报告”,旗帜鲜明地指出博古、李德在第五次反“围剿”和西征途中的“左”倾错误,系统地批评了他们在军事指挥上的错误。张闻天的“反报告”一石激起千层浪,击中了“左”倾冒险主义的要害,成为遵义会议的转折点,为遵义会议的胜利定下了基调。毛泽东、王稼祥、朱德、刘少奇等先后发言,会议经过客观和充分的交流讨论,最终一致否定了博古的“主报告”,充分肯定毛泽东等在领导红军长期作战中形成的战略战术等基本原则,并改组了中央领导机构,增选毛泽东为政治局常委,调整中革军委主要负责人选。

在大会发言中,刚刚复出的邓小平全面阐述了毛泽东关于“三个世界”的理论以及中国的对外政策,崭新的形象、犀利的言辞引起了各国代表的强烈反响和热烈欢迎。有媒体评论说,这个站在联合国讲台上的小个子中国人,不仅代表着新中国的形象,还是周恩来总理的一个“最好的代理人”。

百年瞬间丨邓小平率团出席联合国大会特别会议

△邓小平在联合国大会第六届特别会议上发言

遵义会议结束了“左”倾冒险主义在中共中央的领导,基本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新的中央的正确领导,解决了自1931年六届四中全会以来“左”倾军事和组织错误路线等重大问题。从此之后,党和红军的面貌焕然一新,中国革命迎来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崭新境界。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遵义会议在极其危急的情况下挽救了中国共产党、中国红军和中国革命,成为党的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

“成如容易却艰辛”:历史的经验与启示

邓小平:坚决支持一切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争取和维护民族独立,发展民族经济,反对殖民主义、帝国主义、霸权主义的斗争,这是我们应尽的国际主义义务。中国现在不是,将来也不做超级大国。

遵义会议创造了中国革命史上的一段佳话,它的成功折射出推进党的事业发展必须坚持的一般规律和基本遵循。

第一,发扬革命精神,增强政治意识。

邓小平向世界庄严宣告:中国属于并将永远站在第三世界一边,即使中国强大了,也永不称霸。

遵义会议之所以能够在中国革命历史上书写出一段传奇,与以毛泽东为首的党的一批优秀分子在关键时刻坚守正确的政治立场和使命担当是分不开的。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期,在“左”倾路线的干扰下,中国革命曾走过一段异常曲折和艰难的道路,首创工农武装割据思想的毛泽东曾被三次免去在党和红军中担任的重要职务,甚至一度误传被开除党籍。然而即便如此,毛泽东从未放弃推动革命向前发展的初心使命,从未计较个人的荣辱得失,在错综复杂的革命环境中,以强烈的责任担当精神和敏锐的战略判断力,时刻关注着革命形势的发展变化,即使在受到“左”倾冒险主义者排挤和打击的人生低谷期,仍写信给中央表达自己对革命前途的思考与看法。在长征初期异常艰苦的行军途中,正是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等一批党的关键少数,以对党和革命事业高度负责的政治自觉,在深入思考和论证了何为正确的军事与组织路线的前提下,及时纠正“左”倾错误路线在中央的领导,拨正了中国革命巨轮的方向,为党的事业赢得了新生。

前联合国副秘书长陈健:小平同志的讲话很有气魄的,没有哪个国家的领导人有这样的气魄和在大会上做这样的宣布。所以他的讲话受到了全场长时间的热烈鼓掌,所有听会的代表都站起来热烈鼓掌。

百年瞬间丨邓小平率团出席联合国大会特别会议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政治上的主动是最有利的主动,政治上的被动是最危险的被动。遵义会议就是对这一论断最有力的历史注脚,它的成功强有力地印证了,无论党的事业发展到哪一步,也无论党的事业遇到了什么样的风险与挑战,只要广大党员和干部在行动上与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不断强化责任和担当意识,做到知责于心、担责于身、履责于行,历史进程中就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没有过不去的坎。

第二,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

遵义会议上,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坚持正确革命路线的党的领导群体,对以博古为代表的“左”倾路线执行者展开了面对面的斗争。张闻天的“反报告”直接而严厉地指责“三人团”指挥的失误,吹响了向“左”倾错误路线展开正面交锋的冲锋号。毛泽东一个多小时的长篇发言,对博古、李德“左”倾路线错误鞭辟入里的剖析和对正确革命方向的科学阐述,不但让博古折服,也得到了与会大多数人的一致支持。王稼祥坚定地提出了“错误的领导,必须改变!‘三人团’得重新考虑”。一向忠厚的红军总司令朱德激愤直言,“如果继续这样的领导,我们就不能跟着走下去!”周恩来发表了“完全同意毛泽东、洛甫、王稼祥、朱德等同志对党中央所犯错误的抨击”的总结发言……遵义会议上的“火药味”,是正确革命路线向“左”倾错误路线展开的直接斗争的体现。

△邓小平发言后,与会代表纷纷表示祝贺

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历史,就是一部广大党员干部运用马克思主义科学原理,同落后思想和错误做法进行斗争并不断取得胜利的斗争史,在困难和挑战面前,敢于斗争、善于斗争,是百年来党战胜各种风险挑战不断取得胜利的重要动力源泉。历史昭示未来,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新征程中,必须继续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这既是继承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的体现,也是推动党的事业向前发展的现实需要。

第三,发扬创新精神,增强开拓能力。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左”倾路线在中央占据统治地位期间,教条主义者唯共产国际马首是瞻,临时中央负责人甚至提出“凡是马恩列斯讲的话必须遵守,凡是共产国际的指示必须照办”等指导思想,不加甄别地偏听偏信和盲从他国的革命经验,不能结合中国革命实际活学活用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而是采取照搬照抄的态度,这是造成革命遭遇第二次失败的思想根源。所幸,这一现象在遵义会议上得到了彻底纠正。长征是在中共中央完全与共产国际失去联系的情况下开始的,直到中央红军到达陕北,这一联系才重新得以恢复。因而,遵义会议是在没有共产国际指示的情况下召开的,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人,在没有任何外部干扰的情况下,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独立自主地化解了中国革命遇到的重大风险,展示了中国共产党人运用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解决自身问题的创新精神。

这次特别联大通过了《关于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的宣言》和《关于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的行动纲领》,是发展中国家反对大国霸权主义的一次重大胜利。中国代表团在会上振聋发聩的呼吁和承诺,也充分彰显了中国人民爱好和平、反对霸权的坚定决心。

邓小平同志曾说,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遵义会议的实践探索也诠释了这一深刻道理,在党的事业发展的任何阶段,只有摒弃一切保守思想和教条主义做法,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理论成果指导新的实践,才能永葆党的生机与活力。当下,我国发展的历史方位和国内外环境发生了深刻变化,推进伟大事业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理论成果的指导。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新时代伟大实践相结合的理论结晶,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和二十一世纪的马克思主义,具有实践性、时代性、创造性的鲜明品格。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头脑、指导实践、推动工作,“十四五”规划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目标必将如期实现。

(作者单位:中共上海市嘉定区委党校、上海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

用声音记录中国

监制|高岩

转载请注明来源“上观***”,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栏目邮箱:shhgcsxh@163.com)

栏目主编:王珍 文字编辑:王珍 周丹旎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笪曦

策划|武俊山 李谦

来源:作者:程光安

主笔|王泽华

播讲|长悦

统筹|朱星晓 王泽华

制作|单丹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