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资讯网

我们
只是即时资讯的搬运工
头条资讯网-国内外时事,奇事,新鲜事

大学生偷外卖被刑拘事件:真相大反转,打了谁的脸?起底BCI:带头抵制新疆棉引发品牌跟进,前后表态多次反转 资讯头条

更新时间:2021-10-13 08:27:18点击:

记者 | 田思奇

近日,南京一大学生偷外卖的***,引发舆情关注。

3月24日,瑞典快时尚集团H&M早前发布的一则有关中国新疆棉花的声明在社交媒体上引发巨大争议。

H&M声称,已注意到有关新疆强迫劳动的指控,同时提到公司在新疆采购的棉花来自“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CI)认证的农场。并且“由于在该地区进行可信的尽职调查变得越来越困难,BCI已决定暂停在新疆发放BCI棉花许可证”,因此H&M的生产线将不再使用新疆棉花。

受此影响,早前宣布暂停新疆业务的BCI也站上风口浪尖,与其相关的多家服饰企业受到抵制。中国品牌安踏宣布退出该组织,强调一直采购和使用中国棉产区出产的棉花,包括新疆棉。

据江苏电视台报道,南京某小区连续发生外卖被窃事件。民警调取监控找到了偷取外卖的周某。据当地警方表示,周某是某知名大学本科生,正在复习考研,为了供他上学,家中另外兄弟姐妹三人均已辍学。因为涉嫌多次盗窃,目前周某已被刑事拘留。

事件曝光之初,“穷学生”、“偷外卖”、“刑拘”这几个关键词组合起来,似乎产生了一些神奇的化学反应,基于人类天然的同情心理,一个贫苦又努力求学,甚至为了果腹而不得不去偷外卖的悲惨人物形象跃然纸上,引发网友热议。

大学生偷外卖被刑拘事件:真相大反转,打了谁的脸?大学生偷外卖被刑拘事件:真相大反转,打了谁的脸?

部分网友评论截图

但很快,21日下午,警方通报出台,有了让人吃惊的反转:非名牌大学,有工作收入;非贫困所迫,系报复作案;非一时糊涂,系屡屡偷窃。

然而界面***发现,这家非营利组织在一年多以来对新疆棉花的声明多次出现反转,对于强迫劳动指控,品牌成员的行为等方面的表态前后不一。

BCI的良好棉花业务

BCI成立于2009年,脱胎于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发起的诸多倡议之一。

大学生偷外卖被刑拘事件:真相大反转,打了谁的脸?

为什么大学生偷外卖事件,会引起争议?真相反转背后,暴露了哪些问题倒是值得我们深思。

谁在急着喊:“我们都有罪”

有网友感叹,在网络碎片化阅读时代,一个标题几个关键词就足以激发公众情绪。

该组织表示,虽然棉花是可再生资源,但其生产过程容易受到不良的环境管理和工作条件的影响。因此,该组织的工作重点是为农民提供培训,在种植过程中保障更有利于棉花生长的环境,促进行业可持续发展。例如该组织会培训棉农如何减少用水量、减少化肥使用、保护土壤等。

有人将其比作法国名著《悲惨世界》中因偷面包获罪的冉阿让,发文称“大学生因饥饿偷外卖被抓是整个社会的耻辱”,“在‘偷饭’大学生面前,我们都有罪”。甚至有人专门拨打了南京警方的电话,表示愿意支付周某需要承担的经济赔偿,希望警方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放他一马。

立刻有公众号出来为这个大学生喊冤。然后这个文章阅读量迅速上了10万+,上千人打赏。

据其官网介绍,BCI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和英国伦敦,在中国、印度和巴基斯坦设有办事处。截至2020年,BCI会员数超过2000,主要为零售品牌会员,棉商和纱线厂、种植者组织等。

在2018-2019棉季,该组织认证的良好棉花全球产量为560万吨,占全球棉花产量的22%。中国良好棉花产量占全球良好棉花产量的15%,BCI认证的中国棉农共生产89.6万吨良好棉花。

该组织年度报告称,中国是仅次于巴西和巴基斯坦的全球第三大良好棉花生产国。

抵制与反转

尽管中国是BCI良好棉花的核心生产区之一,新疆又是中国最大的棉花产区,但BCI实际上早在一年前就开始抵制新疆棉花,且其表态几次出现反转。

大学生偷外卖被刑拘事件:真相大反转,打了谁的脸?大学生偷外卖被刑拘事件:真相大反转,打了谁的脸?

针对这一观点,澎湃首席评论员沈彬则认为,偷外卖的大学生并不是一些人脑补的已经到了“食不果腹”的阶段,本身还有钱租住在南京市区的合租房里,这不是一个《悲惨世界》里面“冉阿让偷面包”式的故事。

对于这名大学生的处境,舆论可以给予同情,但不必对这样的偷外卖行为涂抹上道德的油彩,认为这样的偷盗行为就是“偷得有理”,就是“替天行道”,全世界不欠他一碗老鸭粉丝汤!

值得一提的是,外媒对于所谓新疆强迫劳动的报道已持续数年。但BCI在2020年1月表示将继续在新疆运营,称过去7年来,BCI一直在新疆与棉农合作,没有任何“BCI项目农场存在强迫劳动的证据”。

钱江晚报在讨论此事的时候也在反省,我们为什么失去了判断力?一个“好故事”就足以让人混淆了是与非的界线,我们的同情心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泛滥了。

也有媒体反思为什么舆情总是反转?

但仅仅两个月后,BCI在2020年3月宣布暂停认证新疆的棉农。BCI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情况发生变化之前,我们将把我们在中国的活动集中在(相对)靠东边的省份:湖北、河北、山东和甘肃。”

2020年10月,BCI进一步宣布暂停新疆所有田野活动,包括建立生产能力、数据监测和报告等。该组织声称,此举是对该地区“持续存在的强迫劳动和其他侵犯人权的指控”的回应,这些指控“已导致越来越难以为继的经营环境”。

公众号“传媒茶话会”将问题指向了某些煽情绪、带节奏的自媒体:自媒体希望有更好的流量,而且和机构媒体比,客观讲,受监管的程度也轻很多,所以在一些事件的报道上往往更容易从情绪宣泄的角度做文章,而对于***准确性的要求就不如机构媒体那样严格。

BCI首席执行官艾伦·麦克莱(Alan McClay)当时表示,BCI将“在运营环境允许的情况下重新评估我们在新疆的(活动)参与”。

今年3月1日,“BCI良好棉花”微信公众号又发表声明推翻了2020年的表态:“在此郑重申明,BCI中国项目团队严格遵照BCI的审核原则,从2012年开始对新疆项目点所执行的历年第二方可信度审核和第三方验证,从未发现一例有关强迫劳动的事件。”

红星***特约评论员刘拂去也发出提醒:一个是非界限清楚的小事件,为何迅速点燃一些人的情绪?这不是简单用“同情”二字就可以解释。应该正视,在我们身边,一些人焦虑甚至挫败的情绪,正在潜滋暗长。这次在“偷外卖”事件上的部分表达,可能正是这种情绪的投射。

起底BCI:带头抵制新疆棉引发品牌跟进,前后表态多次反转最新回应:与品牌行为无关

作为全球最大的棉花可持续发展的行业NGO,BCI的举动已经引发品牌会员跟进。

刑拘引发争议,但并无不妥

据路透社去年7月报道,自BCI去年3月宣布暂停向新疆棉农发放许可后,宜家和H&M等通过BCI采购棉花的公司都表示,他们支持暂停在该地区发放棉花许可证的决定,并比照BCI的决定不再从新疆采购棉花。

“偷外卖”与“刑事拘留”,也成了争议热点之一。很多媒体指出,这个事情反映出来的也还是法律意识的淡泊。

长城网特约评论员刘远举评论此事指出:偷外卖,是贪图小便宜,缺乏法律知识,以为恶小就可以为之。周某不管是从金额还是次数,其行为都落入盗窃罪的范围,也反应了他法律意识的淡漠,而这很可能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问题,而在大学生中有一定的普遍性。

在中国社交媒体上,与BCI相关联的服饰品牌都受到攻击。但这些品牌回应也各不相同。

路透社报道称,在BCI限制新疆运营活动后,Gap、Zara母公司Inditex都表示没有从新疆的工厂采购棉花,但还有许多公司无法证实供应链上有没有来自新疆的棉花。日本零售商无印良品(MUJI)则表示使用了新疆棉花,但独立审计人员没有发现“与强迫劳动指控有关的证据”。

今年3月25日,无印良品中国总部再次表示:我们并没有抵制新疆棉,而且我司有在使用新疆棉。目前,无印良品官网上仍有大量新疆棉产品在售。

旗下拥有Calvin Klein和Tommy Hilfiger等品牌的美国集团PVH去年表示,将在12个月内与使用新疆棉花的工厂切断联系。

BCI成员,中国品牌安踏则在3月24日表示正在启动相关程序,退出该组织。公司声明称,安踏一直采购和使用中国棉产区出产的棉花,包括新疆棉,在未来也将继续采购和使用中国棉。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资讯头条,BCI在3月24日表示,它知道最近与新疆及其一些成员公司有关的网络舆论。该公司表示,其行动与其成员共同决定,已根据新疆的运营环境暂停在新疆的许可。

但在2021年3月25日,BCI又推翻了自己的表态。界面***当日实地探访BCI上海办事处时,一名员工回应,BCI中国团队没有在新疆发现强迫劳动,品牌行为与其无关。

相关阅读:独家 | BCI上海办事处回应:未发现强迫劳动,品牌行为与其无关

新华每日电讯评论认为:回归法治框架内审视这起盗窃案,当地警方对其刑拘的做法并无不妥。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二年内盗窃三次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多次盗窃”。犯罪嫌疑人盗窃十多次外卖的行为,被认定为“盗窃罪”刑拘,合理合法。

据通报,目前公安机关已对李某某依法变更为取保候审刑事强制措施。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浩表示这意味着在之后的处理中,公安机关可能会采取一个相对缓和的态度。因为本案的社会危害性较小,公诉机关也有撤销诉讼的可能,变刑事犯罪为行政处罚。

光明网一篇时评也提出:法律并非完全不讲情理。若大学生偷外卖最终正式定性为刑事案件,检察机关是有权视犯罪情节和危害情况,决定是否提起公诉,也就是所谓的有罪不诉。从此次大学生偷外卖行为,以及近年来大学生涉及各类案件来看,部分大学生群体缺乏基本法律意识已经成为一个现象级问题。法律教育本应从小开始,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不应形同法盲。再度重申校园法律常识教育,理应成为这起案件引发社会讨论背后更为值得关注的话题。

同情之声背后的善意

针对警方前后表述的不一致,北京中彬律师事务所律师宋维强表示,不排除在讯问初期,“偷外卖男子”没讲实话,随着对案情的深入了解,民警才掌握更多事实。法律的归法律,情理的归情理。

新华每日电讯指出:在案情尚未得到当地澄清之前,网上众多声援犯罪嫌疑人、“哀其不幸”的声音也值得我们思考。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公众的同情与案情澄清后的批判,两者之间并不矛盾,都表达了人们朴素的情感。

“拿”别人的东西就是偷,同情不能替代法律,触犯法律就应当付出代价,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好讲。执法必严、有法必依的口子,不会为任何人而开。不过,事件曝光之初,基于不准确的信息判断,部分公众替犯罪嫌疑人“求情”之声,并非想要替其“脱罪”,而是暴露出人们对帮扶贫困大学生的关注。

***反转背后,人们更应将此事看作一堂生动的法治课。勿以恶小而为之,不越雷池一步,恪守法律红线,才能筑牢基石,不让人生跑偏。

中国警察网也再度发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退一步讲,即使他真的是生活贫困,也不能盗取他人外卖餐食。公安机关执法办案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贫困不是偷盗的理由,守法才是每名公民应该坚守的底线。

综合: 新华每日电讯、中国警察网、长城网、澎湃***、中青报、红星***、钱江晚报、传媒茶话会、光明网

栏目主编:刘璐 文字编辑:李林蔚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项建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