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资讯网

我们
只是即时资讯的搬运工
头条资讯网-国内外时事,奇事,新鲜事

我想问:一个作家写社会新闻,要不要深入第一线?纪实和记实? 头条资讯

更新时间:2021-10-14 14:31:19点击:

纪实:是一个汉语词语,读音为jì shí,是指对事情或事件所作的现场报道。记实:是对事实的记录。没有“记”者的立场、观点,没有主次之分,仅仅是一个记录。纪实详细解释1. 纪,通“ 记 ”。记述实况。宋 王辟之 《渑水燕谈录·名臣》:“故 子瞻 为公《独乐园诗》曰:‘先生独何事,四海望陶冶。儿童诵 君实 ,走卒知 司马 。’盖纪实也。” 清 王应奎 《柳南随笔》卷一:“翁於 金陵 狱中《和东坡御史台寄弟诗》有‘恸哭临江无孝子,徒行赴难有贤妻’之句,盖纪实也。” 闻一多 《文学的历史动向》:“不是教诲的寓言,就是纪实的历史。”2. 纪,通“ 记 ”。实况的记录。倪志亮 《三战三捷》:“这是一九三○年, 鄂 豫 边红一师战斗生活的纪实。” 赵朴初 《读陈毅同志诗词》:“ 陈毅 同志诗词的主要特点,正如 张茜 同志所说,是他自己坚持战斗、辛勤工作的纪实。”

【传媒社会类话题】

谢邀。我于1983年、1988年、1995年先后加入市、省和中国作家协会,最先发表的是一首诗;即使是诗,也取材于真人真事,是一地方社会***。我出个人专集名曰《兰颂特写》《兰颂手记》,看书名就知道与***人物、***事件有着最直接关联;何况,为《兰颂特写》序的是贾宏图、为《兰颂手记》序的是张子扬,他们二人都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而专业技术职务都是***系列高级编辑。除作家协会机关工作人员参照国家公务员管理外,专职驻会作家基本上都是合同制作家,写新近发生的社会***的纪实文学、报告文学头条资讯,深入生活、体验生活,甚至挂职锻炼,比一般性的一线采访,要扎实辛苦的肯定多很多⋯⋯

我想问:一个作家写社会新闻,要不要深入第一线?纪实和记实? 头条资讯(图1)

张子扬:《李又然、李兰颂父子与报纸文艺副刊》

李兰颂是我没有同事过的“同事”。原因是,我于1978年在哈尔滨日报社印刷厂做了几个月的印刷工;几年后,他在哈尔滨日报社做了文艺副刊的编辑。其间,我上学、工作,每在返回家乡的时候偶尔阅读当地报纸,在文艺副刊上看过他写的文章。因其名特殊,我开始觉得“他”是一位女士。1989年,我回哈尔滨办个人西藏摄影展览,兰颂为我编发了通讯和评论,我才知道,他是一位有才艺、有成绩的知识型记者和作家式编辑。之后,在我所从事的影视和其他艺术的实践中,因为和他曾经“同事”,又有共同对文艺的钟情和人生的向往,我无论执导中央电视台的元旦晚会、春节晚会,还是创作报告文学和诗歌,他一向是我的同道人和支持者。我又知道,兰颂是我国著名文学家李又然之长子。他的父亲与丁玲、艾青等前辈是同时代的挚友,又是我国极少几个与罗曼·罗兰有通信关系的学人之一(他给长子取名“兰颂”,据说除却歌颂罗兰先生的意思,还是法语"“LA RAISON[理智]”一词的汉语译音)。记得某年7月1日,我在一家大报文摘版看到一份名单,由中共中央直接接收的党员中就有李又然大名,遂知:早在1928年他已是法国共产党中国支部成员,他用药水秘密为周恩来、成仿吾、邓小平、李富春也曾办过的《赤光》写稿,是大革命时代的报人。我才了解到,兰颂是因为父亲所处的时代的特殊性,被命运撇在远离其出生地北京的哈尔滨。与他相识该算是一种缘分一一亦可以说,缘于他父辈所罹的“文网”⋯⋯1993年,他作为随队记者和我共同去首漂大界河黑龙江的部分区域,那次探险和考察后,我们又共同创作了大型电视晚会《冰·雪·火》。我们彼此在理念与感性交换的进程中相互了解并加深认识。

1997年,兰颂调回北京,这是对他自少年时代被迫害遣送到东北农村的拨乱反正。我们参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赴西藏志愿医疗队作白内障人工晶体复明手术筹备工作,他带队进藏并一举创下援藏史上六项“第一”,回来后任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报刊社总编辑。在兰颂和几位挚友的鼓励下,1999年底,我出版了诗集一一《半敞的门》和《提灯女神》。此后不久,兰颂便告诉我,他的《兰颂手记一一中国报纸文艺副刊简明论稿》终于脱稿成书。这,既让我激动,又让我吃惊:兰颂回北京后,并没有因为纷繁的市场经济负面效应的干扰,而忘却了自己的追求。同时,更表现了我的朋友们,在为一种精神世界的构建进行着拼力的创造。

中国的文化、思想有着博大精深又波澜壮阔的演绎与变革。值得关注的是,现当代文化界、思想界的精英特别是文学巨匠,他们的成长和成就多与报纸文艺副刊有着联系,很多大家是报纸文艺副刊的作者、编辑或主笔。所以,"副刊百年与百年树人"是一个值得认真研讨的课题。仔细想来,报纸文艺副刊对于现当代文学家的作用,无异于是一个储量丰富的宝藏或发射火箭的基地一一许多“卫星”由此升空,有望“载入”文学史册。20世纪初,活跃于新文化运动及其汉语言文学大转折中的报纸文艺副刊,迅猛有力地推进着媒体的社会功用。告别了汉简、绢书、雕版、线装的历史,快速、便捷和大量的印刷新技术服务于报业。从文言文到白话文,载体就是报刊一一报纸、期刊。可以做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如果没有本世纪初的报刊传播,我们的语言文字,是否仍旧滞留在"之、乎、者、也"的表述时代,中国的现代汉语创立期因为没有报刊也许还要退后十几年、几十年。如果我们回首现当代中国文坛的一代代骄子,从鲁迅、胡适,郭沫若、茅盾、巴金,沈从文、老舍、胡风,丁玲、艾青、萧军、舒群,到孙犁、马烽、赵树理,王蒙、汪曾祺、林斤澜、刘绍棠、从维熙,再到余华、王安忆、残雪等不同时期的大家,他们独领风骚的文学成就都历经过中国报纸文艺副刊世纪走廊。有资料证实,中国报纸文艺副刊是全球报业独有的一种文艺领地或文明窗口,尤其在广播电视欠发达时期,众多文艺家在其中得到了最好的展示和表现。有小说、诗歌、散文,有评论、专访、特写,当然,还有美术、摄影作品,均以具体的、静态的审美,在报纸文艺副刊中得以最充盈呈示。如此说来,中国报纸文艺副刊,除去文学家笔耕不辍之外,也蕴含着艺术家成长、成熟的多层佐证和史料积蓄。四大发明的两大发明即造纸和活字印刷,绝对是由报纸文艺副刊在现当代直接体现并拓展出渗透在一一国人理念中的一个新天地。

“昨天的***是今天的历史”。也可以说,如果没有报纸文艺副刊作为载体,很难找到其他线索来回顾我们民族在现当代所感受的情感岁月。我们知道,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最危险时刻,油印小报《苏区文艺》以及《红中华报》文艺副刊均在抗战前相继出版,《红军长征记》亦在此时开始编选。而在新旧两大势力统一对外又针锋相对的最紧要关头,《解放日报》文艺副刊起到了重要和主导的旗帜作用,毛泽东曾为其亲拟稿约,丁玲、舒群、艾思奇等先后担任主编,异军突起,声播远扬。1945年11月14日,吴祖光以《毛词·沁园春》为题,率先在重庆《新民报》副刊显著地位,并加按语“睥睨六合,气雄万古,一空倚傍,自铸伟词”公开发表。二萧的恋情与成名均发生在“九一八”前后松花江流域的报纸文艺副刊,萧红、萧军一一小小红军啊!曾经创作《归心似箭》等电影剧本的著名作家李克异,担任《哈尔滨日报》副刊组组长期间就为李又然散文集《国际家书》写了评论,而李又然则将主持编辑的《长流文库丛书》在报上评介力荐。以创作《荷花淀》等散文名篇而著称的作家孙犁,也在《天津日报》做副刊科负责人多年,还培养出一批名作家。我的好朋友刘震云,以写《一地鸡毛》和《单位》等小说驰名,他直到今天仍为《农民日报》文艺部主任。我们知道,有人局限又苛刻地谈及文艺是政治的晴雨表和时代的风速器。的确,在中国思想界、文艺界被严冬所笼罩的时候,许多为“莺歌燕舞”和“文攻武卫”而写作的人表现的或谄媚或无奈或压抑,多以报纸文艺副刊表露和代言。一一反其道而行之,艾青在《人民日报·国际副刊》和《光明日报·东风》发表《古罗马的大斗技场》《在浪尖上》《光的赞歌》等大无畏诗篇,重新高扬一个时代的精神主旋律。如果我们客观地回首报纸文艺副刊发展史,不难看出中华民族精神历程充满艰辛,而求索良知的人们又是多么的坚韧不拔和顽强不屈,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文汇报·笔会》就勇敢地发表了《于无声处》和《伤痕》。我们知道,为大家所怜爱的漫画形象一一三毛,出自张乐平之手,也是由《大公报》连载的。由于活字印刷的特点,使得很多黑白版画在报纸文艺副刊发表。人们所熟知的如江丰、古元、力群、彦涵等木刻家,都曾为报纸文艺副刊走笔飞刀而饮誉海内外。多少文艺家将报纸文艺副刊作为各自创作的一个高起点和大视角。直至当今,广播电台、电视台“文艺部”的机构设置,大多同报纸文艺副刊有着相类似和系统性的传袭与观照。

就我个人经历而言,作为一个文学青年,在20世纪70年代末首次发表诗作,也是借助所在部队的军种报纸一一《空军报》的文艺副刊。令人回味的是,在这同一版面上,还有我的战友的散文和绘画习作。进入“电视时代”以后,报纸文艺副刊也是电视文艺节目的静态拓片。如此不难想像,在艰苦复杂的政治条件下,一张报纸,特别是文艺副刊,对于新生活、新世界的追求者们,是多么重要和温暖的一种滋养和抚育。在有关书籍或展览馆里,看到中共重庆地委的《挺进报》,其中间或有文学作品。翻阅萧三主编的《革命烈士诗抄》,才知道当时很多报纸文艺副刊大手笔,亦是有革命气节和浪漫情怀的诗人。而今,我想到我母亲的一位老领导,一位有个性、有深度的医师作家,她在67岁时,由萧三推荐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她是以《江青野史》《春露润我》等几部长篇纪实文学,在报纸文艺副刊连载成名,她就是王稼祥的夫人朱仲丽。应该说,报纸文艺副刊是文艺家成长的摇篮和走向成功的阶梯。许多在报纸文艺副刊上发表的作品被结集成册,甚至产生了一纸风行和洛阳纸贵的经久魅力。

综观中国乃至世界,20世纪的汉语言文学,由铅与火向光与电的飞跃业已完成。然而,网络时代和知识经济,是否产生了对于文字工作者及其爱好者的逼迫?告别一个世纪,我们既兴奋,又悲哀,既慰藉,又惆怅;迎接一个世纪,我们既忐忑,又冲动,既惶恐,又欣喜。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著名编辑家萨克斯·康明斯,曾给文艺创作者们以鼎力相助,扶持了一大批现今让我们难以忘记的优秀文学大家,这之中有尤金·奥尼尔,威廉·福克纳,辛克莱·刘易斯,威斯坦·奥登等,其中有些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恰恰是因为编辑对于作家思想与文字的辅助、编创意识与编创技能的慧眼识珠,才使得编辑与作家足以将本土的文学创作形成一股热风,变成一种主流。可是面对当今“上网”和“网上”的写作与阅读,我本人总有一种困惑并且经常在想:没有编辑参与的“自由论坛”亦或“自由创作”将会怎样⋯⋯没有约束和辅佐的精神创作,真的能够健康和茁壮成长吗?没有追求和渴望的茫然阅读,真的能够温馨和抚慰灵魂吗?为此,我很为兰颂的报纸文艺副刊“三十六法”的归纳所感动。他用自己的切身实践和体验,记录并明确了一种有道德、有思考、有责任、有使命的文字人(不是文学家也不是艺术家)的求索。也许这“三十六法”不免偏颇,不免个例,不免局限,但我以为,媒体的传承和文艺的传承当是一脉相通的。因此,兰颂的论稿暨手记,是对一个时代或时期的媒体呈现及其文艺走向的集纳,更是对民族文化精英心灵内质的解析。面对21世纪,我愿意和朋友们共同阅读并收藏这本书,以抚慰尚未适应全新的文化传播载体的杞人忧心一一也许这本书会变成一枚标识报纸文艺副刊阶段性发展剖面的活化石。所以,我们就更不能放松对于“国情”与“球籍”的认识和理解,在报纸文艺副刊中不间断地注入人文的思考和表达、人格的启示和呼唤。

在此,我给《兰颂手记一一中国报纸文艺副刊简明论稿》作序,自然而然地写到报刊书与著作家一一兼谈李又然和他的战友们;而李又然的文字生涯,考其著译的真版原件,首发多为报纸副刊,这一定给兰颂最好的引领和最早的启蒙。我们曾有无数的文学艺术家通过报纸文艺副刊得以涌现和传世,未来的一切绝不能靠说教来办好文艺副刊。如何更有成效地由编辑家推出大手笔,编创意识与编创技能的理念界定及实践施行,尤其今天搜寻新千年和新世纪的缤纷网络,“再一个”副刊百年与百年树人将是怎样的“融媒体”呢?我一直在犹豫、在思索、在探求、在积淀,为此才评介并推荐这部当属独家选题的论稿暨手记。

2000年1月1日 北京

我想问:一个作家写社会新闻,要不要深入第一线?纪实和记实? 头条资讯(图2)

注释:全文载《兰颂手记一一中国报纸文艺副刊简明论稿》(新华出版社2000年6月第一版),后由《***传播》月刊转载(2002年第6期),并被收入作者序跋集《笔底留芳》(北京燕山出版社2012年9月第一版);原标题为《副刊百年与百年树人·序〈兰颂手记——中国报纸文艺副刊简明论稿〉》,现标题为编注者所拟。

我想问:一个作家写社会新闻,要不要深入第一线?纪实和记实? 头条资讯(图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