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资讯网

我们
只是即时资讯的搬运工
头条资讯网-国内外时事,奇事,新鲜事

2022年了,我还在怀念RSS新新闻主义“好吃”但不“好做” 今日资讯

更新时间:2022-01-15 10:14:10点击:

1990年,一名刚从复旦大学***系毕业的本科生没有选择考研,也没有留在上海,而是去了杭州。原因说起来很简单,因为女友生活在这个城市。

2022年了,我还在怀念RSS新新闻主义“好吃”但不“好做” 今日资讯(图1)

一天,他到新华社浙江分社求见老校友,看看能否给介绍个工作。1989年后的几届毕业生普遍不好找工作。老学长和他聊得很开心,中间出去了一会儿,回来手上拿着新华社的花名册说,我们这里有人今年退休,你可以来接替他的职位。于是,他开始了在新华社的13年商业记者生涯。

他就是财经作家吴晓波。

新***主义“好吃”但不“好做”

上面这段文字,其实是在模仿吴晓波的写作方法。他相继出版过《跌荡一百年》《浩荡两千年》《激荡三十年》《激荡十年·水大鱼大》等纪录中国企业史的书籍,借鉴了美国著名社会纪实作品《光荣与梦想》的写作手法,通过媒体报道、人物访谈片段和名人日记串联历史,让人物和事件立体饱满,很有代入感,让读者仿佛在亲历历史。

很久以前,我习惯用 Google Reader 来订阅各种有趣的独立博客来阅读。后来 Google Reader 关闭了,Google Reader 作为当时最好的 RSS 阅读器,可以快速的获取我感兴趣的内容。当 Google 关闭它后,我尝试了很多替代者,体验都 Google Reader 好。鲜果、抓虾、豆瓣 9 点 后来也关闭了。然后 开始用 inoreader 。

现在大家看视频用抖音,看***用头条这种用算法推荐的 app,可能 RSS 是什么已经不知道了。而微信公众打造的所谓的内容池,也只能在微信里面用关注的方式来订阅。

RSS 仍然存在,但我怀念它,因为它不像以前那样随处可见了。

很久以前,每个网站都是封闭的。除了去那里,没有办法知道一个网站是否被更新。于是大家想出一种更容易聚合内容的方法,这就是 RSS ,大家都喜欢它并且用它来获取信息。

例如,在写2014年时是如此开篇的:“湖北鄂州人孟凯可能是全中国第一个意识到风向突变的企业家,不是因为他有独特的政策嗅觉。而是他的酒馆儿突然门庭冷落……”孟凯是湘鄂情的老总,这样的写法很明显会招致疑问:“你怎么知道他是全中国第一个呢?”

但这种写作手法让人产生了屏气凝神的紧张感——历史如同小说般精彩。这种用写小说的方法来写真实事件,也叫“新***主义”。其实上文中吴晓波的用词是“可能”——你怎么知道他就不是全中国第一个呢?

可能大家都不了解 RSS ,百科的解释是:

特别喜欢用特写镜头开篇,关注一个人物或者一个事件,然后再把镜头慢慢拉开,镜头里面的内容越来越多,让读者看清一个大背景。

RSS(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 是一种描述和同步网站内容的格式,是使用最广泛的 XML 应用。RSS 搭建了信息迅速传播的一个技术平台,使得每个人都成为潜在的信息提供者。发布一个 RSS 文件后,这个 RSS Feed 中包含的信息就能直接被其他站点调用,而且由于这些数据都是标准的 XML 格式,所以也能在其他的终端和服务中使用,是一种描述和同步网站内容的格式。

它曾经出现在每一个网络浏览器中,而且所有的主要网站,比如你看到的***网站,博客,都提供 feeds。然后,你在你的电脑上安装一个 feed 阅读器,或者直接使用 Google Reader 这种网络的 RSS 阅读器。

这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有了 RSS,你也可以订阅任何提供 feed 的***网站或博客。这意味着你有一个一站式的服务。你有一个地方可以在你喜欢的网站更新时提醒你。

新***主义“好吃”但不“好做”

新***主义经典作品《邻人之妻》的作者盖伊·特立斯

相比于传统***写作,新***主义写法有几个特点:

第一,使用大量细节描写,往往用特写镜头式的语言开篇,从一开始就抓住读者注意力;

第二,借助文学语言的表达,让***或历史变得生动;

最流行的博客工具,如 WordPress今日资讯,仍然默认支持了 RSS。由于很多的独立博客都是基于它来搭建的,所以很有可能你最喜欢的网站仍然提供 RSS。

第三,属于非虚构类写作,说的都是真人真事儿,让读者有上帝视角看人间的快感。

不知道是不是受吴晓波的这种写法的启发,后来有一些经济学家也开始以年为单位记录时代变化,比如何帆的《变量》系列,打算写30年。

新***主义“好吃”但不“好做”

当然,这种写作方法不是没有缺点。***的优势在于短平快,信息传播的效率高。但是用写小说的路子来写***,就容易让读者陷入情节里,***本身的关键信息反而容易被遮蔽。

此外,***总是在客观和深度之间保持微妙的平衡。一篇有温度的***很难没有立场,但绝不该仅仅只是为了说服对方,否则就和广告文案或者演讲稿没有区别了。***稿件会尽量保持克制、不漏声色,让读者自己得出结论。但故事或者情绪很容易影响读者的思考,这或许是这种文体极难把握的关键所在。

但是大的网络公司已经对 RSS 不再支持,他们在构建自己的护城河,比如微信***,你不能在那里深度的阅读任何的东西,只能蜻蜓点水的刷一刷。

可能是 10 年以前,我很喜欢用遨游浏览器,就是因为它可以很方便的订阅 RSS ,而现在很多浏览器取消的对 RSS 一键订阅的功能,好吧,这事情是 Chrome 干的。我认为是 Google 当时利用自己在搜索和浏览器的垄断地位杀死了 RSS 。

互联网之所以称之为互联网,是它的开放和便捷带来的。有人曾经说过,中国的互联网公司通用的互联互通的接口叫做爬虫。仔细想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

RSS 真的是个非常妙的东西,用一个标准来提醒大家订阅更新了,我不需要去盯着它。也不需要为了获取特定的信息去打开一个特定的网站或者 App。作为内容提供者,只需要提供好的内容就好。而现在大家都在制造标题党,都在发广告。

我在知乎上偶尔还会看到这样的问题:202x 年了什么 RSS 订阅工具比较好用?

很无奈,国内没有,不是因为做不出来,我看到了好几款订阅工具的出来,也都尝试过。最后都放弃了。不是他们不够好。而是国内内容生产已经都封闭起来了。你找不到好的内容。

也许还有有一些人和我一样,还坚持着使用着 RSS,但是很多年轻人不知道它出现过,只记得 App 里的那个关注按钮。

很可惜,大家只喜欢在社交平台上刷刷刷和***屏幕里面飘过的老铁 666 。

很可惜,RSS 死了,我还怀念它。

我是北嗅,在微信和头条都可以找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