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资讯网

我们
只是即时资讯的搬运工
头条资讯网-国内外时事,奇事,新鲜事

沈阳理工大四学生遭同寝室同学杀害,家属:儿子是独生子,刚返校11天成都理工大学内现“校外飞地”租赁方进入被安保人员抓四肢抬出去 资讯头条

更新时间:2022-01-15 20:14:17点击:

3月25日,成都理工大学校园内,一男两女三人被校方安保工作人员抓住四肢,从校园内一路抬到了校门外,引发了过往师生的围观。三名被抬出校园的当事人之一的刘小蓉说,这种侮辱式的经历是她此前从未遇到过的。双方的冲突并不只在当天发生,早前也有过肢体冲突,刘小蓉的同事还向二仙桥派出所报了警。

刘小蓉是成都均豪湾酒店的负责人,均豪湾酒店位于成都理工大学校门外。

刘小蓉告诉上游***(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资讯头条,酒店和校方的矛盾开始于2020年6月,酒店向东汽公司租借了一块土地,准备在该地块上进行员工安置、文创开发等经营活动,“本来是正常的商业行为,但是这块地就在学校校门里面,除非飞进去,否则进出必须要通过学校,但学校就是不允许我们进 。”均豪湾酒店和成都理工大学围绕酒店方人员、物资能否进入酒店发生了多次冲突,成都理工大学校园内也拉上醒目的横幅,提醒所有人涉事厂房属于工业用房,“严禁进行商业活动”。

均豪湾酒店认为,自己从土地所有权人手上合法租赁土地,开展商业活动也是政策允许,成都理工以种种理由阻止进入是滥用权力。成都理工大学则认为,酒店方没有就厂房不进行经营活动作出承诺,同时因为校方的安保理由,“暂不允许通行”。

上游***记者在现场调查发现,这场因为校园内“飞地”而起的矛盾根源在于大学校园的扩大将本在校外的东汽公司厂房“吃”进了校园,当地政府早在2014年就曾试图将该土地征用为高校教育用地,但后因拆迁安置事宜,没有完成征收。2019年,成都理工大学因为擅自拆除东汽公司部分厂房,赔偿了东汽公司243万元。

​极目***记者 刘孝斌

一名中年女子,抱着儿子照片,默默的蹲在沈阳理工大学校门外的草坪上,满脸悲戚。

成都理工大学内现“校外飞地”租赁方进入被安保人员抓四肢抬出去

成都理工大学校园核心位置的东汽厂房。图片来源/地图软件

沈阳理工大四学生遭同寝室同学杀害,家属:儿子是独生子,刚返校11天

他的儿子小华,是沈阳理工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大四学生。9月15日晚,在学校宿舍楼下,小华被同班同寝室的同学王某持刀捅伤,抢救无效死亡。此时,距离小华新学期刚返校只有11天。

9月25日上午,小华的父母告诉极目***记者,儿子小华全身多处受伤,不过此消息尚未得到警方证实。

刚返回学校11天即遇害

母亲怀抱小华照片,蹲在沈阳理工大学校门外草坪上满脸悲痛的画面,让网友无不感到伤痛。

校内厂房成“飞地”,导致多次冲突

小华是河北省唐山市玉田县人,1998年7月初出生,遇害时他刚满23岁。

“9月5日在家吃过早饭,我开车将儿子送到唐山西站,他自己坐火车去学校报到开学,没想到这成了最后一面。”小华的父亲郝先生告诉极目***记者。

9月16日零时许,正在天津的郝先生接到沈阳理工大学工作人员***,说儿子在学校跟人打架了,让家长去学校一趟。

9月16日中午12时许,郝先生和妻子从唐山乘坐火车赶到沈阳,直接来到沈阳市浑南区南屏中路沈阳理工大学校门口。

郝先生和妻子在学校门口联系了学校的工作人员,学校说由于疫情防控外来人不能进入学校,然后将他们带到一个宾馆。

3月25日,成都理工大学校园内,多名安保人员分别抓住一男两女三人的手脚,将他们合力抬出了校园,冲突中被抬出校园的三人自称受伤。这样的场景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成都理工大学校园内了。

被抬出校园的当事人之一的李先生告诉上游***记者,3月11日,他进入校园内查看自己所在公司租赁的厂房时,就遭到成都理工大学校方工作人员的殴打,“那次就把我打伤了,这才隔了没多久,又开始对我们动手动脚。”

在宾馆,经再三追问,学校工作人员才告知郝先生,小华已经遇害。

“9月16日下午,我们在公安法医部门见到了儿子的遗体,儿子浑身多处伤痕。”郝先生告诉极目***记者,小华是他和妻子的独生子,他和孩子母亲看到儿子的惨状悲痛欲绝。

李先生称,3月25日的冲突中,自己多处受伤,“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伤害不大,侮辱性极强”。李先生出示的相关司法文书证实,3月11日他在被成都理工大学校方人员“殴打”后,在成都一家医院进行了住院治疗,医院对其诊断为“脑震荡”。二仙桥派出所在3月23日委托鉴定机构对其伤势进行了司法鉴定,四川求实司法鉴定所4月8日作出的司法鉴定显示,李先生3月11日的伤情为轻微伤。

沈阳理工大四学生遭同寝室同学杀害,家属:儿子是独生子,刚返校11天沈阳理工大四学生遭同寝室同学杀害,家属:儿子是独生子,刚返校11天

郝先生说,嫌疑人王某与他儿子是同班同寝室同学,儿子遇害地点是学校内宿舍楼楼下,嫌疑人王某使用的是水果刀之类的锐器。

李先生的同事、均豪湾酒店的负责人刘小蓉当天也在冲突现场,同样称遭到了校方的暴力对待。她告诉上游***记者,均豪湾酒店之所以接二连三地和成都理工大学发生冲突,原因是2020年6月酒店方租赁了一块位于学校校内的土地,“土地的所有权属于东汽集团东方汽轮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汽公司”),我们双方签订了合法的租赁合同,租赁这块土地,包括废弃厂房在内的所有房屋”。

郝先生介绍,据他了解到的情况,之前同寝室同学曾经找过老师要求更换宿舍,但是学校没换。9月13日,嫌疑人王某与宿舍其他同学发生过口角,学校老师联系王某家人,王某家人因为有事情忙未能到学校,15日就出事了。

“据我了解,在同宿舍中,我儿子与王某还算关系好的。”郝先生告诉极目***记者,儿子已经大四,学习成绩一直不错,正在准备考研究生,没想到会出事。

刘小蓉说,这块土地虽然产权属于东汽公司,但是四面八方都被成都理工大学所包围,出入租赁的土地必须通过学校的道路,是一块名副其实的“飞地”。

郝先生提供的死亡证明显示,小华的死亡时间为9月15日,发现死亡地点为沈阳理工大学学生宿舍区,死亡原因为急性大失血。

律师称学校应承担相关民事责任

均豪湾酒店向上游***记者出示的和东汽公司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显示,涉事的土地面积6000多平方米,租期10年,每年的租金为12.6万余元,租赁合同中明确约定,“乙方(均豪湾酒店)承诺在依法合规的前提下使用,用做四川均豪湾酒店经营(含办公、会议、仓储、餐饮住宿、商业零售、休闲运动)配套使用”,同时备注称酒店方使用前需要获得相关部门批准并办理审批手续。

刘小蓉说,他们从东汽公司手上拿到土地的时候,土地上既有的厂房已经废弃,想使用这块土地就必须进行整修,但整修一开始就遭到了成都理工大学的反对和阻止,“去年不让我们进去,给我们说是因为疫情防控的原因,我们没有动也算支持配合。今年我们想进场施工还阻止,校方就没有理由了”。

成都理工大学内现“校外飞地”租赁方进入被安保人员抓四肢抬出去

3月25日,成都理工大学安保人员将刘小蓉等均豪湾酒店工作人员抬出学校。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9月15日当晚和此前,双方到底发生了什么?9月25日上午,极目***记者联系小华的老师、沈阳理工大学宣传部,***均未接通。目前,学校官方尚未对此事进行通报。记者联系沈阳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亦未能取得联系。

沈阳理工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党委副书记刘盈泽在接受采访时表示,13日嫌疑人王某与同宿舍其他同学闹过矛盾,不是与小华闹矛盾,14日辅导员找王某谈过话,王某当时很冷静,王某表示自己最近在考研压力比较大。

极目***记者了解到,王某行凶后当场被警方控制,目前校方正配合警方调查取证。

东汽公司:曾通知校方出租土地

4月9日,上游***记者探访了产权为东汽公司、实际位于成都理工大学校园内的涉事土地,发现现场已经在进行一些基础施工,部分厂房已经进行了粉刷,部分厂房正在加固。现场的工人介绍说,这些改动都是利用厂房内原有的材料进行的整修,“属于基础维修,更大规模的维修因为原料、工具无法运进来,没办法开始”。

记者在现场发现,涉事厂区的大门上,还有一块“二仙桥东三路4号”的门牌。成都理工大学校内多名老职工对上游***记者表示,“二仙桥东三路4号”的东汽厂房在很多年前和“二仙桥东三路1号”的成都理工大学是邻居,后续由于城市扩建等原因,成都理工大学向校外进行了扩展,将多个邻居“吃”进了学校内,其中就包括“二仙桥东三路4号”的东汽公司厂房,“厂房是一直都有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把东汽的地也给征收了,这下成了飞地”。

刘小蓉告诉记者,他们公司在2020年6月和东汽公司签署土地租赁合同时,是通过正规的招投标程序进行的,所有程序都是合法合规,“东汽公司在租赁给我们的时候有完整的土地产权,这些都出示给我们了,土地所有权是肯定没有问题的,学校也对此没有质疑”。

2020年10月12日,东方汽轮机有限公司综合事务部出具证明给成都理工大学和当地二仙桥街道办事处,确认了东汽公司已经将成都理工校内的厂房、办公楼租赁给了均豪湾酒店,希望成都理工大学能够对均豪湾酒店给予通行方便。东汽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四川广播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厂房的产权在东汽公司毫无疑问,相关租赁手续也是合法合规,“根据国资委规定,闲置资产必须要加以利用”。出于对学校管理的尊重,东汽公司也和理工大学进行过沟通,“告诉过理工大学我们要租赁厂房,校方也同意在不影响校园管理的情况下出租,毕竟是我们的权属,我们肯定可以利用”。

对于小华的不幸遇害,不少网友表示惋惜。

湖北今天律师事务所资深刑事律师付成晨认为,本案中犯罪嫌疑人王某使用凶器将小华刺伤,并最终导致了小华死亡的严重后果。从小华被刺伤的部位以及伤口的数量来看,王某的行为可能已构成了故意杀人罪,需要承担刑事责任以及相应的民事责任。

成都理工大学内现“校外飞地”租赁方进入被安保人员抓四肢抬出去

2020年10月,东汽公司出具公函,请求成都理工大学给予均豪湾酒店出入校园的便利。摄影/上游***记者 胡磊

成都理工:必须承诺不用于商业活动才能使用

上游***记者在成都理工大学校园内发现,校门内侧的一块横幅表明了校方的态度:“东汽厂房属工业用房,严禁进行商业活动”。上游***记者联系了成都理工大学保卫部,相关负责人表示没有受权发布相关情况,婉拒了采访。

2020年12月28日,成都理工大学曾书面回复均豪湾酒店,就此事作出正式表态。成都理工大学认为,东汽公司的土地属于工业用地,并不属于酒店附属设施,“该区域距成都理工大学校内教学楼、图书馆、学生宿舍以及教职工家属区域均只有不到百米距离,若装修后从事商业运营将对校内正常的教学秩序及师生安全造成巨大影响,不利于学校平安校园建设”。校方在书面答复中表示,均豪湾酒店方面尚未按照属地政府参与的协调会达成共识,就不得进行商业经营活动、公司员工人员活动必须遵守校方管理规定等问题进行书面承诺,同时因疫情防控、安全稳定等原因,“暂不允许通行”。

成都理工大学内现“校外飞地”租赁方进入被安保人员抓四肢抬出去

4月8日,成都理工大学校内关于禁止东汽公司厂房进行商业活动的横幅。摄影/上游***记者 胡磊

付成晨表示,从民事角度,此案发生在校园内,涉事双方均为在校学生,沈阳理工大学负有管理学校及保障在校师生人身安全的义务,为安全保障义务人,在一定程度上沈阳理工大学也需要承担相关的民事责任。(图片由遇害者小华的父亲提供)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极目***”客户端,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欢迎提供***线索,一经采纳即付报酬。24小时报料热线027-86777777。

理工大学拆除东汽厂房曾判赔243万元

上游***记者注意到,司法文书证实,成华区在2014年就试图征用东汽公司在成都理工大学校内的这块土地,但后因拆迁问题未果。此次东汽公司将废弃厂房租赁给均豪湾酒店引发冲突,并不是东汽公司和成都理工第一次发生冲突。

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披露,东汽公司在成都理工大学校园内的废旧厂房共涉及四宗土地。2014年8月15日,东汽公司对其中一块土地进行了价值评估,评估价值为311.26万元,划拨土地使用权价值179.21万元。2014年12月9日,成都市土地储备中心与东汽投资公司、成都理工大学签订《关于东汽成都分厂厂区土地利用问题的框架协议》,东汽公司在理工大学校内的24.82亩土地拟征用为高等教育用地,但后因拆迁安置事宜,未征用土地。

2016年4月至2018年2月期间,成都理工大学多次和东汽公司沟通,希望能够对东汽公司厂房进行“安全处置”,但一直未获得回复。随后,成都理工大学指令第三方公司将东汽公司厂房进行了拆除,并由成都理工大学改作绿化和道路用地。

东汽公司获悉相关情况后,将成都理工大学起诉至法院,要求赔偿相关损失。成都中院二审判决,成都理工大学在未经东汽公司同意的情况下,将东汽公司所有的土地上建筑物进行拆除,是对东汽公司权利的侵犯,应当对其拆除行为造成的损失进行赔偿,“成都理工大学对该宗土地整理后作为绿化和道路用地,也应当征得东汽公司的同意,不得擅自使用”。成都中院判令成都理工大学赔偿东汽公司243.71万元。

成都理工大学内现“校外飞地”租赁方进入被安保人员抓四肢抬出去

4月8日,成都理工大学校园内的东汽公司厂房正在进行基础整修。摄影/上游***记者 胡磊

上游***记者注意到,司法判决中曾提出建议,“该宗土地今后的管理、使用,双方可通过友好协商的方式予以解决”,但这一建议显然没有被接受。

刘小蓉对记者表示,他们本来打算利用租赁而来的厂房进行文创开发等活动,她坦言目前因为还在整修没有申请相关审批,“工业厂房活化为文创项目,这是成都当地政府支持的一种业态,我们整修后开业前肯定会报批,业主东汽公司、我们租赁方都愿意,学校反对没有任何理由”。

上游***记者获悉,针对均豪湾酒店和成都理工大学就东汽厂房租赁问题产生的矛盾,属地社区和街道办都多次介入调解,但都无果而终,当地社区一名工作人员接受采访时坦言,“酒店准备进去搞文创,我们社区肯定也支持,但也需要遵守理工大学的规定。真正解决问题的必须是理工大学,解铃还须系铃人”。

上游***记者 胡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