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资讯网

我们
只是即时资讯的搬运工
头条资讯网-国内外时事,奇事,新鲜事

[资讯新闻]朱骏涉嫌财务数据造假 九城连遇5起诉讼(转载)涉嫌财务造假,组织掏空上市公司5.34亿,博腾股份及相关当事人遭监管 头条资讯

更新时间:2021-10-13 22:37:15点击:

因涉嫌存在违法行为,博腾股份近日收到监管层行政处罚。
“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这句经典的电影台词用在此时的九城身上最贴切不过。
  
    11月5日,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的GlancyBinkowGoldbergLLP律师事务所于近日代表部分投资人,在美国纽约南区地方法院发起对九城的集体诉讼。这些投资人曾从2006年11月15日到2009年7月15日(以下简称“集体诉讼期”)购买了九城美国存托凭证,他们现在认为自己当时受了九城董事会提供的虚拟财务信息的欺骗,才高价买入九城的存托股。
  1月15日,博腾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收到了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重庆监管局下发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因信披违规事实等博腾股份及公司当事相关责任人被罚255万元。
  
    九城把《魔兽》扔给网易后满以为可以坐山观虎斗好好地看场热闹了,殊未料自己却在大洋彼岸染上法律官司。受该消息影响,九城股价应声跌至每股8.34美元。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同日,公司披露了一份业绩预告,预计2019年净利润大幅增长。但资本市场并未因其业绩预增而看好,截至15日晚间收盘,博腾股份报15.71,下跌3.02%,换手率3.23%。
  实控人掏空上市公司5.34亿元
  
  据处罚告知书,公司因涉嫌关联方资金占用、定期报告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两大违法行为,监管层拟对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等作出行政处罚。
  公告显示,2018年4月至2019年4月期间,在博腾股份实际控制人陶荣指使及组织下,博腾股份以预付款、备用金等形式通过包括重庆洪峰工业在内的多个供应商、公司员工等,累计将5.34亿元资金划转至陶荣及其一致行动人居年丰、张和兵的个人账户,以及他们的债权人账户。陶荣、居年丰、张和兵签署《共同控制协议》,系博腾股份实际控制人,与博腾股份构成关联关系。但好在2019年4月底,上述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利息已归还。
  而因上述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未及时披露头条资讯,公司不得不在相应定期报告上进行财务造假。据悉,公司在2018年半年报、三季报中,通过虚减预付账款、其他应收帐款、短期借款、应付账款,以及虚增利润等方式,“抹平”了财务收支。
    据悉,此次由GlancyBinkowGoldbergLLP律师事务所发起的诉讼,是九城在半个月内在美国遭遇的第五起诉讼,这离九城对网之易与暴雪提出的第四次诉讼也不过两个多月时间。
    《魔兽》“后遗症”
  2018年4月18日至6月30日期间,博腾股份累计向实际控制人提供资金2.2259亿元,占博腾股份2017年底经审计净资产的16.18%,但在其2018年半年度报告中并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关联交易情况,致使其2018半年报披露的财务报表存在虚假记载。其中,虚减预付账款1291万元,虚减其他应收款2.079134亿元,虚减短期借款2亿元,虚减应付账款3000万元,虚增利润总额928.85万元。
  
    “九城失去《魔兽世界》(以下简称‘《魔兽》’)的代理权是它惹上这场官司的主要原因。”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2018年4月18日至9月30日期间,博腾股份累计向实际控制人提供资金2.6474亿元,占博腾股份2017年底经审计净资产的19.25%,但在2018年三季报中未按规定披露,导致博腾股份2018年三季报披露的财务报表存在虚假记载。包块虚减预付账款3276万元,虚减其他应收款2.438506亿元,虚减短期借款2亿元,虚减应付账款及应付票据8500万元,虚增利润总额867.12万元。
  2019年8月,中国证券监管委决定对其立案调查,历经5个多月,监管层决定,对博腾股份给与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陶荣给与警告,并处以90万元罚款;对居年丰给与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张和兵给与警告,并处以20万元罚款;另外还对其他相关一众人等进行了相应的处罚。
    事情的起因要追溯到2004年2月。当时,九城和暴雪娱乐的母公司维旺迪签订了为期4年的授权与分销协议,以获得《魔兽》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代理运营权。这意味着,九城将独享《魔兽》在华运营所带来的全部利润。之后,朱骏在发布的财报中称“这是根据实际玩家数量计算《魔兽》的营收”。
  
    5年前,朱骏称,“九城以及股东都将会获得很大的利益和资金回报。”至于九城究竟能获益多少,他表示不便透露,只公开了收入计算方法:平均同时在线人数×0.36元(《魔兽》每小时收费)×24小时×30天。
  业绩预增紧随其后
  对于此次资金占用等问题,据财联社采访上市公司相关工作人员透露:“这个事情在2018年4月份就被爆出来了,那个时期相当于特殊时期,因为2018年年初时,原来的财务总监辞职了,在找到新的财务总监期间,是由我们的董秘兼其中一个实际控制人暂代财务总监职务。”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1月底时,公司原财务总监陈蓓因个人原因辞职,由兼任多个职务于一身的公司实际控制人陶荣暂代财务总监职务,同时陶荣还兼任公司董事、董事会秘书以及副总经理。去年5月,公司新聘孙敏担任公司财务负责人。
  
    自2005年4月26日实施公测以来,相关统计数据显示,《魔兽》的平均在线人数为25万左右,这意味着该游戏每个月将给九城带来约6500万元人民币的收入。而从九城历年财报也可看出,《魔兽》是九城的主要利润来源,它也就成为吸引投资者目光的最大筹码。
  上述工作人员指出:“自从这个事情爆出来之后,我们新招了财务总监,她对风险控制(有较好把握),并与实际控制人没有什么关联关系,从制度机制上来讲,是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的。”
  
  令人玩味的是,在公布上述行政处罚的同时,公司还披露了2019年度业绩预告,数据显示,公司预计2019年营收15亿元~15.80亿元,同比上升27%~33%,盈利1.70亿元~1.90亿元,同比去年盈利1.24亿元大幅增长37%~53%。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而根据九城此前与维旺迪达成的协议,九城是不能直接获取这些数据的,直到最近,九城才在一份声明中“首次向投资者披露,该公司无法取得《魔兽》业务的准确财务数据”。因此,原告表示九城向股东披露了不实信息,应该赔偿那些在集体诉讼期高价买入九城美国存托股的投资人的损失。
  
    当地时间10月22日,另一家美国律师事务所coughlinstoiagellerrudmanrobbins代表集体诉讼期间买下九城高价股票的投资者,向纽约州南部地区联邦法院提起首次集体诉讼,指控九城及九城特定高管和董事会董事违反了美国1934年颁布的《证券交易法》。
  
    九城表示很无辜
  对于业绩大增的原因,上市公司表示:“报告期内,随着公司客户、产品管线的不断拓展和丰富,技术能力和产品交付能力的不断提升,公司面向全球市场的CRO业务和CMO业务均实现了快速高质的增长。”同时,随着公司销售收入规模的快速提升,公司产能利用率和运营效率的不断提高,以及产品结构的进一步优化,公司整体盈利能力水平也在不断优化。
  
  (本文综编自中国经济网、新浪财经、界面***、财联社)    上海申花队的主要投资人兼九城老总的朱骏近期上海之外的行程被认为是“避难之旅”。10月22日,他先去了黄山景区《卧虎藏龙》的蜻蜓点水拍摄现场,24日又跑到重庆观看申花队的比赛。但再怎么“避难”,朱骏还是没有避开来自美国的诉讼通知。
  
    不过,朱骏在面对媒体谈到此事的时候,又一次展示了他的朱氏太极拳风格:“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是这件事情,目前我什么都不能说。”此外,他还表现得很“无辜”,顺势反咬对方一口,“认为原告的起诉毫无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
  
    九城官方也已经通过媒体对在美遭遇集体诉讼一事作出回应,称已经了解事件原委,将会积极应诉,并称美国投资人诉讼无事实根据。
  
    10月23日,劳伦斯·格拉泽作为在上述“集体诉讼期”的投资人向曼哈顿地方法院递交了诉状,成为该诉讼案的原告。在集体诉讼期高价买入美国存托股的投资人成了这次诉讼的主力军。
  
    格拉泽在诉状里称,九城在集体诉讼期间发布了错误和虚假的业务、运营及前景信息,同时未披露如下信息:(1)九城与暴雪续签《魔兽》代理合同的可能性降低;[资讯新闻]朱骏涉嫌财务数据造假 九城连遇5起诉讼(转载)涉嫌财务造假,组织掏空上市公司5.34亿,博腾股份及相关当事人遭监管 头条资讯(图1)(2)九城并未就代理合同续签事宜同暴雪进行正式谈判;(3)九城和暴雪就前者在中国运营《魔兽》的问题已经产生分歧;(4)EA公司对九城的投资使其续签代理合同的可能性进一步降低,原因是暴雪不会同竞争对手合作。
  
    据悉,九城联合创始人、CEO朱骏,总裁陈晓薇,前CFO李巧恩、谢思明以及2008年7月出任CFO的黎国浩,都成为了该案被告。
  
    北京邮电大学法律系教授、亚太网络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刘德良表示,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如果经常有诉讼案件发生,对其公司的业绩增长是不利的。上市公司有信息披露的义务,公司对所有影响股价波动的因素都应该及时作出披露。刘德良向本刊记者指出,如果九城在美国被起诉的内容属实的话,违反证券法就成了事实,同样面临败诉的可能,其股价持续下跌也是在情理之中。
  
    能否渡过难关
  
    诉讼的影响首先在股市上有了强烈表现,九城股价持续下跌,至记者发稿时,九城股价已跌至每股8.04美元。查看九城近一年的股价表现,从最高的19.39美元/股一路下滑至7.8美元/股,虽然九城不断启动回购计划抑制股价下滑,但收效甚微。
  
    更有意思的是,网易也曾经在美国被起诉。2001年9月4日,网易被认定其此前公布的财务数据高估了300万美元左右的收入。纳斯达克宣布暂停其股票交易,当时公司股价已经跌落到了0.64美元(上市当天的开盘价为15.31美元)。
  
    在网易股票停牌期间,市场上充斥着对网易的不利传闻,很多人认为公司将就此一蹶不振乃至走向破产,同时还有很多美国投资人向网易提起诉讼,要求赔偿由于财务信息不实披露给他们造成的经济损失。直到2002年1月2日,公司股票才恢复交易,之后由于网易成功涉足网游领域,公司股价出现了强势反弹。原先被套牢的美国股东,也因此获得了丰厚回报,同时网易还向他们支付了总计425万美元的赔偿。截至2009年11月5日,网易的最新股价为39.62美元,相比其最低谷时上涨了几十倍。
  
    今天的九城跟当年网易的遭遇一样,网易挺了过来,并且发展迅速。九城能否挺过难关,还有太多的悬念。业内人士认为:九城失去《魔兽》后,损失惨重,在没有一款游戏能替代《魔兽》地位的情况下,又被官司缠身,对公司发展是极其不利的。同样,投资者的投资热情会逐渐减少,其股价下跌是必然的。目前正是上市公司披露第三季度财报的时间,国内某证券公司网游行业分析师认为,九城第三季报还将持续第一、二季度的唱衰趋势。
  
    据悉,九城在彻底失去《魔兽》后,收入减少90%多,虽然朱骏新推出主打游戏《FIFAONLINE2》和《劲舞团》,(17173注:此处有误,《劲舞团》是久游代理运营,九城代理的《AU2》还未正式推出) 但都无法弥补损失。失去《魔兽》代理权后,有关朱骏资产缩水的说法就一直不曾间断。尽管朱骏曾经多次表示,失去《魔兽》代理权对于九城来说不会构成致命影响,但是在最新的胡润百富榜上,相比2007年的第351位,2008年的第727位,朱骏甚至没有排入前1000位,其个人财富缩水幅度和速度令人惊叹。
  
    朱骏和九城能否挺过这道关,又给业界留下了无限遐想的空间。 (《IT时代周刊》记者/朱 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