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资讯网

我们
只是即时资讯的搬运工
头条资讯网-国内外时事,奇事,新鲜事

北京大案纪实:诈骗110000000元的“南城房姐”覆灭记近千人落网,累计追缴超四百亿!内蒙古涉煤腐败倒查20年纪实 头条资讯

更新时间:2021-10-14 13:57:17点击:

前些年,在南城一带,有一位在房产交易领域信息灵,房源多的一位大姐。几年间,很多人都通过她出卖或购买了自己心仪的房子。也让她在购房圈子里小有名气。然而,随着国家对房产交易政策调控,房姐越来越无计可施,最终走向违法犯罪的道路。

内蒙古自治区是全国煤炭产量最大的省区,煤炭行业在“高歌猛进”的同时出现“野蛮生长”,逐渐沦为腐败的温床。2018年以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立案查处的内蒙古中管干部中,有4人所涉腐败问题与煤炭密切相关。

北京大案纪实:诈骗110000000元的“南城房姐”覆灭记

被带入法庭的被告人张某,今年52岁。在北京一直从事二手房交易,因其交易规模较大,业内称其为“南城房姐”。

乌金蒙垢,必须重拳出击。过去一年,内蒙古根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部署要求,开展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专项整治,对涉煤腐败倒查20年。

3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强调:“当共产党的官,当人民的公仆,拿着国家资源去搞行贿受贿、去搞权钱交易,这个账总是要算的。”

倒查20年成为全国反腐热词,内蒙古纪委监委屡次“N连发”释放强烈信号,近千人接连落网。如何算账?算清了什么账?账单背后又揭示哪些问题?记者进行了独家调研。

近千人落网,累计追缴超四百亿!内蒙古涉煤腐败倒查20年纪实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麻地梁煤矿采煤机(5月25日摄) 贝赫摄/ 本刊

斩除最大毒瘤

北京大案纪实:诈骗110000000元的“南城房姐”覆灭记

公诉机关指控张某诈骗7名投资人 1亿余元,涉及房产上百处。坐在被告人席上,对于公诉机关的指控,张某神情淡然,不时地回头看看旁听席。

内蒙古纪委监委,每至深夜,监督责任办公室的灯还亮着。

5月26日晚,专项整治监督责任办公室成员、内蒙古纪委政策法规研究室副主任刘占波调度完各专项工作组、盟市纪委监委和相关派驻纪检监察组工作后,更新了数字:全区纪检监察机关累计受理涉煤问题线索3982件,立案700件987人,其中厅局级62人,县处级227人,14名干部主动投案……

见过“狂风暴雨”,但过去一年的场面,刘占波用“惊涛骇浪”来形容。

庭审中,张某说,自己是跟正规中介公司合伙做二手房生意,房源也是正规中介提供的,房子交易和过户都是在房产交易大厅办理的手续。张某不承认,自己诈骗了别人的钱。

2020年2月,内蒙古党委和政府成立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为自治区党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石泰峰,副组长、成员等7人全部为部级干部。同时,领导小组下设主体责任办公室,负责统筹安排专项整治工作;下设监督责任办公室,负责集中查处涉煤腐败案件、督促整改等。

20世纪90年代,张某受雇于中介公司,开始从事二手房交易。熟知了房屋交易流程、积累了一定资源后,张某离开中介公司,开始单干。张某的业务范围主要分布在北京市丰台、东城、西城、朝阳等区域。多年的摸爬滚打,张某对房屋买卖双方的心态吃得很透。

北京大案纪实:诈骗110000000元的“南城房姐”覆灭记

据检察官陆昊介绍。张某先是从房屋中介机构获取二手房房源信息,筛选和锁定那些着急套现的业主,利用卖房人急需现金的心理,低价吃进房产,安排符合北京购房资格的人员背房,把这些低价房囤在手里,待价而沽。一旦有买主上门,张某会将手里的房源加价卖出。

倒查20年,剑指四方面“毒瘤”:违规违法获取、倒卖煤炭资源,违规违法配置煤炭资源,涉煤腐败严重污染政治生态,煤炭资源领域问题扩散蔓延。

北京大案纪实:诈骗110000000元的“南城房姐”覆灭记

一套房动辄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投资,仅靠一己之力,张某难以维持充足的资金流,来保障房产流转。为了筹足资金,张某承诺高额利息——月息4%,找寻民间资本提供资金支持。

“不‘得罪’这些腐败分子,就是得罪全区2400多万各族人民,我们一定要算清政治账、人民利益账、人心向背账。”石泰峰多次在会议上强调要站稳政治立场,强化责任担当,发扬斗争精神,坚定不移推进专项整治。

短期内揭开盖子绝非易事。

北京大案纪实:诈骗110000000元的“南城房姐”覆灭记

“房姐”张某在南城一带小有名气,一些手里有闲钱的人愿意把钱借给张某,从中赚取利息。2018年之前,房子好卖,交易量大,张某许诺给金主们的4%月息,都能按时兑现。自从北京市政府出台多项房产限购政策后,炒房热逐渐降温,房屋买卖趋于理性化,张某的二手房交易量降低,高息支付负担越来越重。

最初,个别干部对专项整治有怨言,工作中消极应付,内蒙古应急管理厅原厅长王俊峰就是其中之一。经查,王俊峰在涉煤事项上“很不干净”。多年来,他甘于被不法煤老板“围猎”,企图用攫取的黑金捞取政治资源,结果被骗子骗走千余万元。

“随着专项整治不断向纵深挺进,一批问题浮出水面,涉煤腐败成为污染内蒙古政治生态的最大毒瘤。”刘占波说。

何为最大毒瘤?从有煤地区、管煤部门到涉煤企业、配煤项目均有波及,个别地区甚至出现塌方式腐败。这些腐败分子,大都先依“官”取煤,后靠煤拉“官”,再结党成“网”,搅动一方、危害一方,践踏党纪国法,严重破坏政治生态。

近千人落网,累计追缴超四百亿!内蒙古涉煤腐败倒查20年纪实

鄂尔多斯市原房地产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赵敏因煤落马,在看守所中流下悔恨的泪水。侯维轶摄/本刊

倒查20年中,内蒙古始终保持高压态势,不论职务高低、贡献大小、退休与否,对涉煤腐败“露头就打”,全覆盖、无禁区、零容忍。干部赵德英被审查时,年近80岁,已退休18年。

一些问题穿了“隐身衣”,抽丝剥茧也要挖出来。乌兰察布市委原书记杜学军多次参加专项整治工作会,可台上一套、台下一套,忠诚不离口,背后留一手。

北京大案纪实:诈骗110000000元的“南城房姐”覆灭记

为了筹集到更多的资金,弥补资金缺口,张某不断提高借贷利息,并承诺将手中的房产抵押给出借人,这让很多人更加放心地将钱出借给她。

经查,2004年,杜学军任陈巴尔虎旗委书记期间,接受发小请托,为其公司配置煤炭资源提供帮助,收受发小夫妇现金、房产折合人民币超千万元。多年来,杜学军涉嫌受贿数千万元,在纸醉金迷中断送了事业前程。

北京大案纪实:诈骗110000000元的“南城房姐”覆灭记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借钱给张某的人迟迟收不到利息。这让借款人都非常着急。

政治强则筋骨硬,政治弱则百病生。

专项整治中,内蒙古坚决清除作风顽疾和腐败沉疴滋生的土壤,坚持“当下改”与“长久立”相结合,通过完善一系列制度机制,堵塞监管漏洞,拓展延伸治理链条,全面、深度修复政治生态。

北京大案纪实:诈骗110000000元的“南城房姐”覆灭记

2018年6月后,为借新还旧和支付高息,手头紧张的张某开始采用虚构、隐瞒房产交易事实的手段对多位事主大肆实施诈骗,还使用伪造的不动产权证书,骗取事主信任,进行多次、大额的借款。王女士就是其中一名受害者,起初,她认为张某是她人生中的贵人,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可最后却让她一步步走向深渊。

2020年,内蒙古印发《关于规范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参与矿产资源开发行为的规定(试行)》,将副科级(含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和涉及矿产资源开发相关部门一般公职人员的配偶、子女及其配偶作为规范对象,明确了禁止参与矿产资源开发的具体情形和行为,比其他省区市相关规定更为严格。

与此同时,内蒙古印发《内蒙古自治区煤炭资源领域干部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关于加强煤炭资源专项审计工作的指导意见》等一系列文件,进一步重塑政商关系,厘清权力边界。

“专项整治拧紧了我们每一名党员干部的理想信念‘总开关’,警示我们不能利用手中的权力为个人谋私,为一些利益集团谋私,否则这笔账总是要算的。”锡林郭勒盟盟长罗青说。

近千人落网,累计追缴超四百亿!内蒙古涉煤腐败倒查20年纪实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黑岱沟露天煤矿(5 月 26 日摄) 贺书琛摄 / 本刊

荡洗黑金污垢

北京大案纪实:诈骗110000000元的“南城房姐”覆灭记

2013年,在一次买卖房屋的过程中王女士与张某相识。随后几年,张某经常向王女士借款。王女士说,每次借款,张某都会把办完过户的房产证抵押给她。那时,张某守约也守信,按时支付本金和利息。

北京大案纪实:诈骗110000000元的“南城房姐”覆灭记

2018年年底,张某向王女士提出了一种新的业务模式,希望王女士和她一起合作炒房。基于之前的信任,王女士爽快地答应了。

北京大案纪实:诈骗110000000元的“南城房姐”覆灭记

王女士说,她和张某合作了将近60次,投入了近两千万资金,起初,都能按时回款,可到了2019年初,张某的回款速度越来越慢,有将近30次的投资没有按时到账。

2019年4月,张某彻底失去了联系,王女士当时就慌了神。好在手里还有3个张某抵押给她房产证。王女士赶紧到房管部门核实房产,结果却是,张某早就偷偷补办了房产证,将三套房产过户给了别人。

煤炭资源富集地区之所以长期成为腐败重灾区,一个重要原因是政府和市场边界不清、职责不明,导致以权谋利、官商勾结、利益输送等问题,恶化市场环境,使得产权交易秩序、市场经营秩序、政府治理秩序发生混乱。

梳理内蒙古涉煤领域违规违法问题,

有的以假项目、假投资空手套白狼;

北京大案纪实:诈骗110000000元的“南城房姐”覆灭记

王女士赶紧报了警。直到此时,王女士才知道,从2018年开始,张某炒房就已经亏损,她一直借高利贷拆东墙补西墙,营造盈利的假象。

北京大案纪实:诈骗110000000元的“南城房姐”覆灭记

王先生同样是一名受害者,在王先生印象里,张某是一个踏实勤奋、业务能力非常强,业界口碑都非常好的房产经纪人。从2016年到2019年,王先生借给张某9笔钱,共1400多万,先后收取利息100余万元。

有的违规超量配煤,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流失;

北京大案纪实:诈骗110000000元的“南城房姐”覆灭记

王先生说,张某曾交给他7个房产证进行抵押。同样是2019年,张某不再支付利息后,王先生到房管部门核实房产证,才发现,这7个房产证都是伪造的。

有的政策存在漏洞,甚至有的地区的文件就是为某些人量身定制的;

2019年7月,张某的骗局暴雷了。随后,因涉嫌诈骗,张某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2020年1月,案件移交到了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

有的地方政府大量低价转让国有企业矿业权,甚至以改革、招商之名拱手相送……

北京大案纪实:诈骗110000000元的“南城房姐”覆灭记

检察机关梳理出了张某五种诈骗手法。

一是,将2016年、2017年已卖出的房产虚假列为合伙项目,进行行骗;

经查,鄂尔多斯市2004年以来配置的93个矿业权,其中23个不合规,大量煤炭资源被企业倒卖或占有。张平在担任鄂尔多斯市乌审旗旗长、旗委书记期间,低价转让探矿权,造成巨额国有资产损失。

二是,房屋卖出后,张某隐瞒房产已出售的事实,不给付投资人本金和利息,将卖房款转作他用;

三是,以同一房产作抵押,向不同事主借款。钱款到账后,未用于交易目标房产;

四是,编造虚假的存量房买卖合同,骗取投资人钱财;

鄂尔多斯市原煤炭局500多名公职人员入股煤矿,高利分红。“裁判员”变身“运动员”,煤炭市场的公平公正遭到严重破坏。

一些企业打着火区治理“幌子”违法获取、盗采煤炭资源,一些地方错配滥配火区治理项目。

张志军任锡林郭勒盟经信委副主任期间,接受他人请托,在明知一煤田不符合火区治理条件的前提下,违规签批上报,并最终获批。中森公司以实施灭火项目为名,在涉案区域大肆非法开采煤炭资源并出售牟利。经认定,中森公司非法开采煤炭资源34万余吨,共造成国有资产损失9349万余元。最终,张志军获刑12年。

专项整治一年来,内蒙古一方面建立台账,全力清理回收煤炭资源,另一方面,聘请专业机构,评估违规违法问题造成的国有资产损失,全力追损。

五是,名为借款,实则偿债,所借款项大部分用于归还高息,未实际用于房屋交易使用。

近千人落网,累计追缴超四百亿!内蒙古涉煤腐败倒查20年纪实

某地一位已去世干部涉案超3亿元,经立案查处,目前已追回1亿多元国有资产损失,剩余2亿多元仍在追缴中。目前内蒙古累计追缴损失超400亿元。

同时,推动煤炭领域案件以案促改,内蒙古将重点放在促进政府“有为”、市场“有效”,紧紧围绕产权交易、资源配置、行政审批、生产监管等方面加强制度建设,全面推行煤炭资源市场化配置机制。

最终,检察机关认定张某涉嫌诈骗7名被害人1.1亿余元。2020年7月13日,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对张某以涉嫌诈骗罪提起公诉。

专项整治中,内蒙古废止和宣布失效涉煤政策法规文件863件,出台相关政策法规文件100件。

2020年,内蒙古印发《内蒙古自治区已配置煤炭资源在建拟建项目监管办法》,明确要求,盟行署与市政府要与配煤项目企业签订协议,督促企业按照协议承诺期限加快建成项目,确实落实到位的所配置煤炭资源不予清收;协议期内配煤项目停建且明确不再建设的,履行资源清收程序。

鄂尔多斯市工信局副局长伊拉特举例,如某汽车公司以获得7亿吨煤炭资源为前提,承诺投资150亿元并落地甲醇等项目,实际上企业没落实项目,多年却长期开发煤炭资源。“《监管办法》的实施使处理这类遗留问题终于有了依据。”他说,“企业将限期落地项目,否则政府将通过收回探矿权、补交矿业权出让收益、直接清收煤炭资源等方式追缴国有资产损失。”

经过专项整治,解决存量问题有了明确办法,严控增量问题更有了实招。

2020年,内蒙古修改了2018年印发的《关于全面实施煤炭资源市场化出让的意见》,更加突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自治区人民政府不再研究政府配置煤炭资源事宜”,投资配煤、转化项目配煤成为历史,通过市场配置将最大程度保障煤炭价值。

专项整治不仅要整治问题,更要保护合法合规生产经营。

通过专项整治,内蒙古煤炭企业一批问题得到解决,13处产能总计每年8520万吨的煤矿转入正常生产,14处产能总计每年6925万吨的煤矿完善了相关手续,为增产保供作出积极贡献。2020年,内蒙古煤炭产量达10.066亿吨,比上年增长1.3%。

北京大案纪实:诈骗110000000元的“南城房姐”覆灭记

对于公诉机关的指控,张某不认可,她辩称,自己与事主之间是普通民间借贷行为,并不存在诈骗的主观故意,因此她的行为只属于民事纠纷,不属于诈骗。

在大量客观证据面前,张某最终表示自愿认罪认罚。除了涉嫌诈骗罪,张某还利用虚假产权证明,骗取具有金融许可资质的借款机构400万元,其行为涉嫌贷款诈骗罪。

鄂尔多斯市自然资源局四级调研员萨仁,经历过每吨煤不到2毛钱出让,甚至白给的时期,也见证了如今每吨无烟煤矿业权出让收益市场基准价达到14元,她认为煤炭经济秩序正在渐渐理顺。

经审理,法院认为,被告人张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他人钱财,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且犯罪数额特别巨大;张某还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虚假的产权证书作担保,诈骗其他金融机构贷款,其行为还构成贷款诈骗罪,且犯罪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均应予惩处,数罪并罚。

“最近,市里准备出让房子梁煤田,一整套出让程序十分规范。先报自治区审批,自然资源厅编制的出让方案还明确规定要有煤炭转化项目,最终走招拍挂手续,相关部门全程跟踪监管。”她说,再不是过去简单挖煤卖煤,监管缺失的局面了。

修复草原伤疤

碧绿的草原、湛蓝的天空、清新的空气,内蒙古是我国北方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然而过去20年,煤炭领域一些违规违法项目的实施,严重破坏了生态环境。

5月,位于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的宝日胡硕煤矿正在热火朝天地回填矿坑、铺草造绿。不久前,这里还是黑色矿坑和污水。

北京大案纪实:诈骗110000000元的“南城房姐”覆灭记

2021年1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定张某犯诈骗罪,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贷款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一万元,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并责令被告人张某退赔被害人损失,在案扣押的不动产权证予以没收。

2010年,某公司经理高某某找到时任西乌珠穆沁旗委书记海明,想申报灭火工程。煤田火区本应由旗政府组织实施,海明却指示旗长将灭火工程交由这家公司。为表达感谢,高某某分别送给二人20万元。此后,公司原股东庞某某得知海明要给女儿购房,“赞助”100万元。

“崽卖爷田心不痛”。“2011年至2013年,这家公司打着‘灭火’幌子,在未获得任何采矿权的情况下,疯狂盗采煤炭1511万吨,总价值超13亿元。”负责调查此案的阿巴嘎旗纪委办案人员吕波介绍,宝日胡硕灭火项目既没对矿坑回填,也没复垦,导致2.62平方公里的草原满布黑色矿坑和污水,给生态环境造成难以修复的损伤。当冰冷的手铐铐住海明的双手,他才回归良知:“真没想到犯下这样的罪行……”

北京大案纪实:诈骗110000000元的“南城房姐”覆灭记

律师点评:对于二手房市场,北京将一如既往地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毫不动摇地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始终保持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的坚定信心和决心。首都房地产市场绝不允许任何形式的投机炒房、渲染炒作,如出现局部量价上涨苗头,将迅速采取针对性调控措施,确保市场稳定。所以奉劝那些希望通过炒房发财的投资者还是认清形势,尽早退场。

账总是要算的,生态账更是一分一厘不会少。

专项整治以来,内蒙古在全面梳理违规违法开矿、火区采空区治理问题的基础上,展开大整改、大治理。内蒙古能源局介绍,全区共梳理煤田(煤矿)火区采空区灾害治理项目386个,对存在的问题逐一建立台账,明确措施,快马加鞭展开生态修复工作,所有完成采煤的矿坑全部要求回填复垦。同时,经过治理,所有火区目前明火基本全部熄灭。

近千人落网,累计追缴超四百亿!内蒙古涉煤腐败倒查20年纪实

在内蒙古能源发电投资集团锡林郭勒胜利矿业有限公司胜利西三露天煤矿,十多台吊车抓紧建设地面生产系统。魏婧宇摄/本刊

栏目主编:赵翰露 文字编辑:宋慧 题图来源:上观图编 图片编辑:笪曦

“过去违规违法开矿,很多都没有开展采坑生态恢复治理,剥离的岩层和煤层风蚀雨蚀现象普遍,造成土地沙化、粉尘污染、水体污染。”锡林郭勒盟能源局副局长刘勇说,专项整治极大地推动了生态修复和建设。

来源:作者:法治进行时微信公众号

为了充分防堵煤炭工作给自然生态带来不利影响,内蒙古生态环境领域借专项整治之机,认真开展政策文件清理和建章立制工作。内蒙古生态环境厅厅长杨劼介绍:“厅里2020年9月印发了进一步加强建设项目环评监督管理意见的通知,为日后抓严抓实煤炭等领域环保监督管理拿出了一系列实招。”

入夏,壮美的锡林郭勒草原正在冒出新绿。在内蒙古能源发电投资集团锡林郭勒胜利矿业有限公司胜利西三露天矿,几十台黄色吊车紧锣密鼓地建设煤棚。公司共投入1.42亿元建设地面生产系统,建成后煤炭将用皮带封闭传送,避免粉尘污染。计划到2022年,这家公司将建成自治区绿色矿山。计划到2025年底前,内蒙古全部矿山将达到国家或自治区绿色矿山建设标准。

近千人落网,累计追缴超四百亿!内蒙古涉煤腐败倒查20年纪实

习近平总书记说:“要始终牢记自己永远是人民的公仆,不能利用手中的权力为个人谋私、为一些利益集团谋私,这条路是走不通的。我认为内蒙古这段时间抓的这件事抓得很好,还要继续抓下去。”

为推动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专项整治不断走深走实,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和政府决定常态化开展此项工作。石泰峰表示,内蒙古将一寸不让推进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常态化治理,一刻不停推进全区政治生态净化修复,一以贯之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为“十四五”发展开好局起好步、为在新时代新征程新阶段书写好内蒙古发展新篇章提供强有力的引领保障。

画出煤老虎的贪婪像

病从口入,在大吃大喝中失守;疾从手起,在伸东摸西中沦陷;症从脚现,在偭规错矩中越位……记者在看守所采访的数十位涉煤腐败官员,都曾对自己有过严格要求,但因精神“缺钙”,思想滑坡,最终坠入腐败深渊,个个追悔莫及。

近千人落网,累计追缴超四百亿!内蒙古涉煤腐败倒查20年纪实

主动“上钩”得了“软骨病”

从一名技术员成长为一名厅级干部,王杰曾奋力活成父母希冀的“人杰”。接受采访时,王杰声称,自己属于被围猎,并非主动追求腐败。可随着岗位晋升,王杰贪欲膨胀,不仅甘于被“围猎”,甚至主动“咬上钩”,心甘情愿地把手中权力商品化,大肆谋取非法利益。七尺男儿患上“软骨病”,在恪尽职守上少气无力,走上违法犯罪不归路。

近千人落网,累计追缴超四百亿!内蒙古涉煤腐败倒查20年纪实

王杰,35岁被提拔为内蒙古地矿厅矿产资源储量处副处长,42岁被提拔为内蒙古国土资源厅矿管处处长,48岁被任命为内蒙古国土资源厅党组成员、副厅长。多年来,身处煤炭管理的要害岗位,王杰最应该抓好煤炭领域的问题,却步步失守,自己成了煤炭领域的“大问题”。经检察机关审查查明,十多年间,王杰涉嫌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管理对象、下属等相关人员几十人所送款物,折合人民币共计数千万元。

2003年,王杰从技术岗位转到采矿权审批岗位,用他的话讲就是“从无权岗位转为有权岗位”。“当时,我给自己定了两条规矩:一是不去参加企业的宴请,二是不收企业的钱物。”但在一些别有用心之人的“热情款待”下,王杰开始突破防线。

从收受企业家牛羊肉等土特产到收取现金,再到入股煤矿获取巨额非法收益,王杰像吃了豹子胆一般,疯狂钻营如何利用权力为企业谋取不当利益。他自己总结,收取钱款的方式主要为3种类型,第一种是过年过节的礼品礼金等,第二种是办事后的“感谢费”,第三种是以“参与入股”形式获取钱款。

2007年,鄂尔多斯市一家大型企业相关人员,为了“感谢”王杰在办理煤炭审批手续事宜上给予的帮助,提出让王杰在其企业入股获得分红。王杰接受并安排其亲属办理入股相关事宜,甚至入股本金也由煤老板出,分红后王杰获得巨额非法利益。

“他们培养与我的感情,加深与我的关系,实质上看中的是我手中的权力和矿管处处长的位置,等于把我和他们绑在了一条船上,为他们以后更好办事或谋求更大的利益服务。”王杰说。

在“温水煮青蛙”的过程中,王杰逐渐麻痹,一次次收受煤老板的钱财。其实从腐败一开始,他就陷入担惊受怕。“2004年8月份,我们处的处长突然被自治区检察院带走了,对我震动非常大。我当时暗暗发誓一定不能再收企业的钱了。”但在诱惑和犹豫之下,王杰还是没能管住躁动的双手,过起了台上一套、台下一套的“两面人”生活。

被抓现行,王杰自己都对涉案金额感到错愕和震惊:“我在心里一遍遍问自己,这是我干的吗?我为什么要这样干?我怎么变成了这样?现在静下来仔细反思,其实一点也不奇怪,这都是因为我这些年来放松了自我改造,丢掉了共产党员的宗旨。”

回首过往,王杰觉得自己“病了”,精神之“钙”流失,得了“软骨病”。“理想信念动摇是最危险的动摇,理想信念滑坡是最危险的滑坡。”他后悔地说,“本来是查问题的人,自己却有问题。2020年专项整治开始后,我也萌生过主动向组织交代违纪违法事实、求得组织宽大处理的想法,但因为存在侥幸心理,加之害怕失去已有的一切,没能迈出这一步,错过了最后一次宝贵机会,现在回想起来真是追悔莫及。”

世上没有后悔药,只有冰手铐。在40册案卷材料和证据之后,一封长达15页的忏悔书,总结了王杰不光彩的过往。他深深地忏悔道:“希望所有的党员干部引以为戒,不要像我一样走上一条不归路……”

“聪明才智”未用在正道

内蒙古煤炭地质勘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总经理郝胜发,有着过人的“聪明才智”,可多年来却将其用在贪腐上,屡屡巧立名目将国有资产、国家项目资金塞入个人腰包,终成党和人民事业的“蛀虫”。

近千人落网,累计追缴超四百亿!内蒙古涉煤腐败倒查20年纪实

在担任煤勘集团109队队长期间,郝胜发将个人意志凌驾于集体决策之上,把109队当成自己的“私人领地”。一次,他在对该队所拥有的探矿权进行地质勘查中,发现了一块开发前景好、经济效益可观的银铅锌矿,谋划着把“蛋糕”最大化切到自己碗里。虽然众目睽睽之下不能直接据为己有,但他反复琢磨,想出一个冠冕堂皇的由头:打着队里没有经济实力勘探开发的幌子,寻找合作伙伴,实现个人目的。

郝胜发找到某个体私营公司合作勘探开发。在商谈合作开发成果股份占比时,他明知国企和私企合作需要国企绝对控股,但为了达到个人拥有5%干股的目的,同不法商人恶意串通,故意让合作的私企占股55%(含郝胜发干股5%,经鉴定价值数千万元),而109队只占股45%。

这种股权结构,对上是交不了差的,但难不倒郝胜发。为了掩人耳目,他将个体公司55%股份化整为零,让该公司名下的两家私营公司分别占股30%和25%。表面上109队是大股东控股,背后两家私企实为一家。

郝胜发以牺牲国企绝对控股权为代价头条资讯,换取个人私利。同时,因私企中有个人干股,他把利益的砝码倾斜到私企一方。在后续合作过程中,郝胜发故意不派人进行监管,企业经营管理完全由私企方掌控,财务账目由私企公司记账核算。109队仅对资金支出进行复核,对矿山产量、经营收入等仅通过每年的财务报表粗浅了解。

在银铅锌矿进行实质开发缺少资金时,郝胜发再一次发挥“聪明才智”,开始变戏法,将109队45%股份中的22%股份转卖给煤勘集团其他地质队,转让款3280万元用于矿产开发。而私企不投入任何资金,在国企45%股份不变的大前提下,用国企内部股份互相倒腾出资金进行矿产开发,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同时,郝胜发还忽悠职工集资筹措1.3亿元用于矿产开发,形成私企“空手套白狼”的实际情况。

郝胜发屡屡利用职权谋取私利。2000年以来,内蒙古煤炭经济进入快速发展时期,郝胜发先后担任煤勘集团公司下属231队、109队地质队长,跑项目揽工程等市场潜规则需要费用,这笔钱从哪里搞?郝胜发冥思苦想,想到让财务人员通过虚报“钻探施工中给农牧民林场占地补偿”“野外施工中租用办公用房”费用,虚构工程量套取工程款、虚开发票套取资金等方式,将套取的资金,设立账外账,用于支付吃喝玩乐、请客送礼、发放奖金等无法正常报销的费用。

2004年开始,郝胜发在231队期间私设小金库,金额达2000万元。2007年,他调至109队担任队长后,故伎重施又设立小金库,金额达2700万元。随着小金库资金不断累加、煤炭领域经济效益不断好转,郝胜发以队里大功臣的名义自居,“感觉自己是一把手,单位的效益是自己辛苦努力创造出来的,吃点、喝点、拿点都是正常的”,“出差在外应酬,每次都带上几万元”,甚至用小金库的资金为自己购置豪宅。几年下来,郝胜发涉嫌累计贪污公款近千万元。

从被请吃饭、收烟酒茶,到逢年过节收一两千元的购物卡、三五千元的现金,再到主动索要应酬费用三五万元,郝胜发的“胃口”越来越大,手中权力成为他赚钱“发家致富”的工具。在其职权范围内,相关人员只要给他送钱,职位晋升、安排工作、承揽工程项目,郝胜发统统可以帮忙协调解决。

直白的权钱交易,已经不能满足郝胜发的私欲。郝胜发在担任231队队长期间,在寻求单位全面开展地勘项目的同时,自己带头或与第三方私企合作购置钻机承揽本单位的勘探业务,赚得盆满钵满。调至109队后,他继续承揽本单位钻探工程,进行盈利活动,还在自己承揽钻探工程中虚报工程量,套取贪污国家项目资金,获取巨额钱财。

不断利用“聪明才智”为自己牟利的郝胜发,最终机关算尽,反被套牢。

“贪利者灵魂会腐,贪功者人格变歪”,郝胜发用自己的一生为这句话做了生动的注释。

一边诵经一边捞金

刘桂花是内蒙古鄂托克旗一个普通牧民家的女儿,从基层起步,一直干到鄂尔多斯市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这一职务。

上一篇 : 新闻内容有哪些记录片与新闻的区别? 资讯头条 下一篇 : 感觉头条上发表的很多文章是为了流量编出来,有同感的吗?人类世界历史上有哪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真实案件? 头条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