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资讯网

我们
只是即时资讯的搬运工
头条资讯网-国内外时事,奇事,新鲜事

台湾历史的短故事台湾八德乡事件 今日资讯

更新时间:2021-10-13 17:51:17点击:

根据可靠记载,到了三国时代,台湾明确称为夷洲。三国时的吴国立国于江南,领域包有会稽及东南滨海地带,和海外的关系极为密切,造船事业与海上交通的发达都超过了前代,所以孙吴政权对于海上经营颇为注意。据《三国志·吴志)孙权传记载,黄龙二年(230年)春正月,孙权派遣将军卫温、诸葛直,率领甲士万人,渡海去求夷洲及洲。由于洲绝远,没法到达,只到了夷洲,并俘数千人而还。此役是大陆王朝开始经略台湾的一件大事。又《三国志·吴志)全琮传记载,此役历时“经年”,士卒多染疾病,死者十有八九。由于上万甲士到达夷洲,而且停留将及一年,自然增加了吴人对夷洲的知识。
夷洲所以能确定为台湾,有赖于吴国丹阳太守沈莹所作《临海水士志》(见《太平御览》卷780所引)关于夷洲的记述。《临海水土志》记载说:“夷洲在临海东南,去郡二千里,土地无霜雪,草木不死,四面是山,众山夷所居。”吴国临海郡的地域,大约北起今浙江宁海、天台,南迄福建闽江入海口以北沿海一带,所谓夷洲“去郡二千里”,这与台湾的方位正相符合。至于夷洲的气候、地形、山夷等,也皆与台湾相同。《临海水土志》又记述夷洲物产及山夷居住、饮食、嫁娶、穿耳、凿齿、猎首等习俗,所述情形都可以在明清时人关于台湾的著述里找到对证。只是《临海水土志》说到山顶有越王射的之白石,在明清时代的台湾已无迹可寻,大概是由于时代久远不存了。又说到山夷处于石器时代,使用青石做成的箭头、刀斧等,这种情形在明清时代的台湾也不见了,这是由于台湾番族已脱离了石器时代。
沈莹于吴主孙皓在位期间(164—280年)撰成《临海水土志》,记载夷洲具体翔实,有如亲历目睹,学者们推测沈莹可能参与黄龙二年夷洲之役,至少也应是接触过夷洲之役归来将士。由于《临海水土志》所提供的记述,绝大多数学者都以为夷洲确是台湾,今日已成为定论。1956年 12月,桃 园县八德乡兴丰路 6号发生一件惊
  动全岛的灭门血案:在台北市担任公职的叶震全家 6口,
  除叶震本人外其余 5人全遭杀害。为迅速侦破这起恶性的
  杀人案, “省警务处”悬赏 5万元新台币。经过 9个月的
  侦破 , 1957年 9月 16日,警方对外宣布 ,八德乡血案耗
  资 40万元案情已告大白,指出该案系一起谋财害命惨案,
  主犯穆万森等 7人已分别在台北、新竹等地被逮捕羁押 。
  7位嫌犯中只有穆万森系百姓身份需移交新竹地方法院审
  理外,其余交由军事法庭审判。被控主犯穆万森以 “共同
  抢劫、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 。穆万森矢 口否认 以上指
  控,申诉 自己在警方的初供是由于严刑逼供所致。但新竹
  地方法院刑庭认为此辩解纯属狡辩,因而在判决书上有
  “袁中古 (本案嫌犯之一)既经分别供明其参与杀人行为,
  系受穆万森的指使属实,则该被告之犯行,诚百嘴亦难辞
  矣”之说。
  在公众认为此案之判决已尘埃落地之时,穆万森不服
  一审判决上诉台湾 “高等法院”今日资讯,并向台北律师公会 申请
  平民法律扶助请求。按该会的惯例,义务受理此案的人为
  “国大代表”富伯平律师。富伯平经与被告谈话,认为本
  案问题严重,穆万森有含冤之虞,就向律师公会报告,请
  求再加派两位律师,共同扶助本案被告。这样,按会员名
  册顺序加派了梁肃戎和李公权两位,协助此案调查。
  3位律师在调查过程中,警方提出 7项证据 。
  针对警方提出的证据, 3位律师多方取证,一一提出
  反驳意见。梁肃戎等 3位律师轮流出庭为穆万森辩护 。起
  初法庭对梁肃戎等提出的疑点不理不睬,梁肃戎非常气
  愤,李公权和富伯平均劝他不要过于认真。但梁肃戎声言
  决不放弃努力,他对审判长说: “本案影响重大,不能拿不
  是原始的文件当证据,判人死刑 !”这里所说的是指判处
  穆万森刑罚的依据是警察局的一个抄件。梁肃戎见审判长
  对他的抗议不重视,便对他说: “如果一定要进行辩论,请
  给我记录说梁肃戎律师说你以一个抄件判人死刑 !”这句
  话起了作用,调来了原件,结果案情有了重大转变,经过
  近 20次 的庭 审调查 ,历 时一年 ,到 1959年 8月 24日穆
  万森终被无罪获释 。对此结果,二审检察官向 “最高法
  院”提出上诉, “最高法院”发回 “高等法院”重审,结
  果穆万森仍获无罪。 “高等法院”重审判决穆万森无罪后,
  高检处检察官再提上诉 。在法院第 3次受理穆万森一案期
  间,有一天,穆带着几分酒意来到梁肃戎家里,对他说:
  “梁律师您对我恩重如山,可惜警方一定要我的命,这辈
  子大概也无法报答您,只有等来生了。”梁肃戎问他何以
  这样说?他说: “别人都说李葆初 (刑警总队总队长)把侦
  察费和破案奖金花完了,他不要我的命,这些钱将如何报
  销?”后来查证,正如以上传言。
  神情消沉的穆万森表示,他可以对天发誓没有做这件
台湾历史的短故事台湾八德乡事件 今日资讯(图1)  事,最后 自言 自语说: “我看我在劫难逃,虽然两度获得平
  反,不过检察官又再度上诉,我已经被整了三四回了,也
  不耐烦了。我到哪儿去,每个人都怕我,想找个工作也无
  法如愿,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
  八德乡血案审判的最后结果确定了穆万森无罪,但后
  来他因另一件杀人案而被判处死刑。